公告版位

 

diminuendo

 

  我們在外灘的這頭,走到那頭。他問我吃過晚飯沒,我騙他早吃過了。其實一直以來沒說的是,我每次想到要與他見面,就會緊張到胃痛。老毛病,即使我已經似乎彷彿能像老朋友那樣看著他,胃倒是很誠實,從想到要見面便開始的隱隱作痛,到一見著他,就痛得更更無忌憚,彷彿要提醒我,眼前的人是真的出現了,不是住在心裡的魍魅。晚上的風大了,我走著裙擺給風吹得揚起。然後就在我們第二次從外白杜橋往那頭走時,他終於注意到我很單薄的打扮。上海較暖,我把風衣留在酒店沒料到晚上的風也會如此涼。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ritardando

 

  「妳碩士念什麼啊?」你端了杯我的拿鐵,你的美式一屁股坐到我對面的沙發上,沒有妳好嗎,最近過得怎樣,我好想妳……完全是我想太多的開場白。劈頭就這樣問我。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整天的議程開下來,還有對方好意的中餐邀約,等到我脫了身,已經是下午三點半。我打了車回飯店,四點多。再過兩個小時便要參加大會的招待酒會以及晚宴。時差已經開始讓我頭暈腦脹,回了房間以後我成大字型地躺回床上,一雙高跟鞋亂扔在走廊上。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al segnao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cadenza rit.

  我是在十六歲那年離開台灣的。國中畢業,沒加入那年還有的聯考,那個寒假我們移民的證件終於下來,款了包袱,我隻身前往加拿大。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