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春假過完沒多,不過才四月中,一切就開始變樣。

  飄雪昏倒了幾次,原因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在我能清楚一切的時候,他自己通知了父母,而且入了院。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切像是暴風雨要來臨前的寧靜。

  三月末裡,卡加利來了一場措手不及的大雪,短短一個晚上,雪已經深厚到五六十公分。說是暴風雪,一點也不為過。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常常會思考,一個人的生命,究竟燃燒到什麼樣的程度,才能算是燦爛。尤其在遇到夏飄雪以後,這問題更是如揮不去,有時甚至一早醒來,就這樣愕楞床上好幾十分鐘。腦中思考的不是一天的開始,而是他那個淡淡的笑容。

  其實到了後來,該曖昧的都過了,該默認的也都無聲了。我不否認我對夏飄雪的感情,卻也深深覺得單純用愛情兩字形容我跟他又太簡單了一點。但是究竟什麼字眼適合,老實說我也不清楚。而眾人所說的男女之間無純友誼,我也懶得去辯解。反正就這樣吧。我挑了最簡單的關係形容法去看待我跟夏飄雪。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們兩個蹲在這邊吃雪啊?」第三雙皮鞋冒出來,抬頭一看,原來是小馬遲遲來到。

  「你遲到了!」我抓了一把雪站起來,丟到小馬臉上。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聖誕節,店裡很忙。

  不過有些習俗,還是無法真正的融入。我草草寫了一張卡片給住溫哥華的親戚,就沒有其他祝賀的打算。除了在店裡說了不下上百次的聖誕快樂,沒什麼讓人值得回憶的片段。還記得回家時,累死在飄雪的車上,連作夢,都夢見一杯又一杯的飲料追著我跑。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聖誕節的前一個夜晚,人說的聖誕夜。我不但沒有感恩的心情,還無聊到溜到夏飄雪家,在他讓人眼花撩亂的大書櫃前挑幾本世界名著來培養氣質。

  後來他手上拿了兩條,嘴上咬著一條,走出房間,看見他皺著眉頭的樣子,我差點笑到把整個書櫃給推倒。(人類的無限潛能?)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一個擅長熬夜的人,今天我卻覺得很累。喃喃自語,重複念著那幾句話,腦袋昏昏沉沉的,很快就失去知覺。什麼時候變得靜悄悄,我都忘了。只知道頭劇烈痛起來的時候,我聽見有人在我耳邊對話。

  「真的不行了?」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