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先,我真的以為阿桃這個文藝到不行的女孩子突然奮發圖強想強身報國。但是我沒來得及問清楚,就被她半拖半哀求拉到操場。

  下午的太陽依然毒辣到可以吃人,人家體育隊跟牛一樣在跑操場,他們是要為學校爭光,可以任勞任怨的;我就不知道我是倒了哪國的霉,必須這樣跟著阿桃站在樹下癡癡地看著那群牛兒喘吁吁地被操。

  「啊,他們中場休息了。」阿桃歡喜叫著,拖著我離開樹蔭。我怨念地看著也往我們這邊走過來的兩個人,不忘記一邊用墊板搧風。

  「啊,你們怎麼會在這?」孫力揚一邊走一邊不怎麼雅觀地掀著上衣透氣,露出一小截腹部,看到我們時才不好意思地趕快把衣服拉好,靦腆地對著我說。

  「不是『我們』喔,」我更大力搧著墊板,「是阿桃,我是無辜的。」

  阿桃依然笑得甜甜的,卻捏了一下我手臂。「愷君都這樣,她說你們都有在練習,叫我一起過來看的呀。」

  騙人!明明是妳……啊,阿桃又捏我。我只好閉嘴。

  孫力揚依然淺淺笑著,我卻覺得有點頭皮發麻。阿桃的話,好像有點曖昧過頭了。

  「太陽這麼大,很熱耶,不怕曬嗎?」

  又不是感覺神經有問題,當然怕……我在心裡嘀咕著。

  「不會啊,我覺得你們比較苦耶,有時候看你們中午也在練習,好可憐喔。」不過我沒來得及說話,阿桃就又搶著說,內容有夠天使的。

  「習慣就好了,欸,你說對不對?吳孟鴻?」孫力揚拐了站在他旁邊,也一樣黑黝黝的大男孩。

  「對啊,習慣就好,誰叫我們歹命。別人的性命是框金又包銀,阮欸性命不值錢……」他邊說邊做出很可憐的樣子,然後哼哼唉唉的。我只覺得油腔滑調,有點嫌惡。

  「嘻嘻……」在我還來不及轉頭用眼神跟阿桃取得我對這個吳孟鴻印象的認同感時,我就聽見阿桃的笑聲。轉頭看她,她笑得眼睛彎彎的,兩頰不知道是曬太陽還是怎樣,紅撲撲的,邊笑邊咬咬下唇。

  老實說,阿桃是個很愛笑的女孩子,總是笑盈盈的。但是我從來沒看過她這樣,好像還有一點……羞怯?

  突然之間我好像明白了什麼,看看孫力揚,看看散亂在操場各地吃草休息的體育隊牛兒,最後視線又看看我不太喜歡的吳孟鴻。

  我想,阿桃絕對不是想強身報國還是什麼的,她是……

  瞬間,我不喜歡這個念頭。即使我沒有弄清楚那「還是什麼」是什麼,但是我卻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啊,休息時間快到了,我得去買瓶水。那個……張愷君、林筱桃,我們先走了喔。」孫力揚看了一眼錶,拉拉身邊的吳孟鴻,跟我們說拜拜。

  我只是沒什麼誠意地喔了一聲,也跟著回身拿我的書包,一邊謝謝佛祖保佑,我終於可以回家吹電風扇。

  阿桃倒是很熱切地跟他們十八相送。

  「那個吳孟鴻很好玩對不對?」她走回我身邊,笑著這樣問我。

  「會嗎?」我聳聳肩,沒贊同也不想反對,只是隨便敷衍一下。

  「我跟他們約好我們明天也來喔。」阿桃快樂地拿起書包,跑在我前面。

  「等等等,誰是我們?」我馬上想撇清關係。

  阿桃跑到我身邊繞來繞去,「我們就是妳跟我呀。」她說得理所當然,跑在我前面。

  誰、誰妳跟我了?

  「喂!我絕對不來!不來,聽到沒,阿桃!」我喊著,阿桃卻沒理會我地繼續往前跑。

  真不知道她哪來的體力,我像頭老牛一樣跟著她後面。總覺得一切都很怪異,非常怪異。可是又說不太出來。

  當然,那個「絕對不來」只是說出來好聽的。從那一天開始,阿桃幾乎天天放學都拉著很沒志氣的我,在操場替跟孫力揚還有吳孟鴻搖旗吶喊。不過吶喊的部分都是阿桃在做,搖旗的執行者嘛,如果拿個墊板遮遮掩掩覺得很不好意思的我算數的話。

  其實情況也沒這麼糟哪。我跟阿桃都會躲在樹蔭下,拿著課本互考單字、重點。其實還有點經濟效應的,並不只是花癡,啊,我是說虛度青春。

  「我們去買飲料喔。」阿桃趁著體育隊的休息時間,拉著剛走過來的吳孟鴻,一溜煙兩人就跑掉。

  我習慣性地隨便喔一聲,低頭繼續看著自己的英文課本。

  「妳要不要喝什麼?我去買。」孫力揚有點侷促地看著我,很明顯想找話題。

  「被操得半死的人是你吧?」我抬頭看他,「怎麼會變成我想喝東西?」

  「呃……我……」他果然馬上臉紅。唉,被我虧著麼久了,臉皮還是一點都沒長進。

  「好啦,不鬧你了。喂喂,你不覺得林阿桃跟吳孟達有點詭異?」我拉他坐下,神祕兮兮地問。

  「誰是……吳孟達?」

  「就是他啊!你好朋友啊。」

  「他、他叫吳孟鴻,不是吳孟達。」

  「都一樣啦。我總覺得,阿桃喔,不知道在想什麼。」我伸了一個懶腰,「每天拉我來這裡,八成就是要看吳孟達的吧。」

  「妳……妳不喜歡來看我們練習嗎?」孫力揚小心翼翼地問。

  「我又不是神經病,」我回頭瞪他,「這種鬼天氣,誰喜歡出來被當鹹魚曬?」

  孫力揚表情有點尷尬。低下頭,眼觀鼻,鼻觀心的。我這時候也發現了一點點不對勁,氣氛有點僵硬。不行,一個聲音在我心裡大吼出來。這種氣氛是不可以出現的。

  「其實,其實也沒這麼糟啦。看你們跑得很快的時候還慢羨幕的。我跑步慢死了。」我趕忙轉移話題。

  「會嗎?」孫力揚也很快地被我轉移了情緒,「其實我看過妳跑步的姿勢,有些地方有錯誤,調整一下應該就可以跑得更快了喔。像這個樣子……」他站起來,慢動作示範著我跑步的樣子,然後又示範了正確的姿勢。

  你看過我跑步的姿勢?我揚眉,覺得有點怪異,卻沒問下去。只是楞楞地看著他一人兩角,認真解說著。

  隨口一句話而已,他幹嘛這麼認真啊……

  後來我也才知道,我說出來的話,不知道為什麼,孫力揚總是不把它們當隨口的閒聊。或許正因為這樣,我們之間的決裂才會因為我的一句話而如此徹底。不過,這也是以後的事情了。

  那個下午,我看孫力揚一人分飾兩角,賣力示範著正確與錯誤的跑步姿勢。而這是我第一次這麼專注看他。

  專注到我們兩個人,絲毫沒有發現,阿桃跟吳孟鴻兩人已經不見蹤跡好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