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教室,孫力揚果然用方法把吳孟鴻帶走了。不過我看也不是什麼好方法,因為先生幾乎是捲袖子,一臉你不跟我走我就當場在這裡打起來的樣子把吳孟鴻拖走的。

  阿桃先是一臉莫名其妙,不解兩個男生怎麼忽然惡臉相向,但等她回頭看見我朝她走過去,她也總算明白了。

  「其實妳今天有事情要跟我說吧?」阿桃走過來,低下頭。

  「嗯,」我拉著她坐在講台邊緣,「阿桃,我可不可以請妳不要用我的名義去……嗯,去跟妳媽說謊?我很怕有一天會被拆穿……」

  「愷君妳不要生氣,我只是……」阿桃倉皇地想解釋。

  「我知道,妳只是想跟他有一點點自己相處的時間,我知道的。我不生氣,我也不會生氣,沒什麼好生氣的啊對不對,這是妳的自由,我只是想跟妳說,不要用我的名義而已。我不會管妳的事,不會去管的,反正只要妳快樂就好。」我擺擺手,故作無所謂的樣子,我不知道我算不算越描越黑,至少我自己不覺得,但是阿桃的表情卻讓我嚴重想回轉剛剛說的話。

  她聽著聽著,表情著急到有些訝異,最後眉頭都皺起來了。

  「愷君,妳在說什麼?」阿桃聲音有些拉高,「我以後不會用妳的名字騙我媽了。可是、可是什麼叫作我的自由?什麼是妳不會管我的事情了,什麼是只要我快樂就好?」

  「我之前跟妳說過的,有關妳跟吳孟鴻之間的事情,我不想聽也不想問,更不會去跟妳說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所以妳不用擔心……」

  「這不是重點!」阿桃打斷我的話,「難道妳一點都不關心我跟吳孟鴻之間的發展?妳難道真的不想問週末我們究竟去哪了?妳真的……妳一點都不關心我了?我以為好朋友……」

  「我們是好朋友。」我有些心急地解釋,「但是,我真的不想知道妳跟吳孟鴻之間的事情。不想要妳跟我分享,一點都不想。」最後我幾乎是用喊的。

  「愷君……為什麼這麼久了,妳都還不能接受我跟……我寧可妳罵我,也不要用這種無所謂的態度啊!」

  我撇過頭,看著桌角不想發言。我不懂到底要怎麼做才能算得上是一個好朋友該做的事情。

  我們沉默了一會,誰都沒有再開口,感覺時間一分一秒一直走,我想說些什麼,卻始終無法找出適合的文字。

  「我知道了。」後來阿桃吸了口氣,這樣對我說。

  我並沒有問阿桃,她究竟知道了什麼,或者明白了些什麼。她只是給了我個笑,要我收拾書包,然後我們一起步出教室。

  我反鎖了門,很大力地將門扣上。

  砰一聲,迴音在寧靜的午後校園縈繞了好一陣子。

  我和她一前一後走出穿堂,坐在階梯上的兩個大男生看到我們也追了上來。

  十字路口前,我們互相說了再見。

  原本該跟我同路的阿桃轉了彎,跟吳孟鴻往左邊的方向,一條我從來沒踏上去的路走去。

  我沒有回頭也沒有停止腳步,右轉往我走了三年的方向踏去。

 孫力揚則是在十字路口的分岔點停留。我不知道他停留多久,也不知道他在看什麼。

 太陽光灑在我們身上,灑在路面,乍看之下,這個午後所發生的分離,似乎只是很普通的道別,這個十字路口,也只是很普通的一條回家的路。

 後來我才知道,我們幾個人,包括早就離開的如玉、從來沒有在這裡出現的玉石,還有那個看起來根本沒煩惱的沈文耀,這時候好似都站在這裡了。全部都站在這個午後的陽光下,然後我們就這樣,再也沒有回頭地、緩緩地往自己的方向走去。

而到底有沒有人回了頭,有沒有人做了停留。我不知道。

 因為那日,我只是筆直地往前走,往前走。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