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初 第二卷


  我用著可說是低空飛過的成績,意外地考上了高雄女中。

  其實對我來說,不論考上哪都好,只要能離開我們國中的高中部,不論考上哪,都好。但是鄰居們可就不這樣想了。放榜那幾天,「太太妳家女兒真是品學兼優,乖巧又厲害啊」之類的客套話綿綿不絕地強力播放了好幾天。

  我當然能看出父母眼中的快樂以及驕傲,但是這些東西對我來說,變成了既噁心又想逃避的惡夢。他們越是提到品學兼優,越是提到雄女兩字,就只更清楚地提醒著我自己,似乎除了這些特質以外,我再也什麼都不是。既然這樣,那就這樣吧,我想。因此,我用著八月剩下的最後幾天時間,無聲地將國中所有一切用品用盒子裝好,關進了衣櫥最黑的角落。

  我告訴自己,那一切都是過去了,如今我像條脫皮的蛇,把那曾經噁心詭異的外表蛻掉了。但是我避免去照鏡子,因為我自己明白清楚,鏡子裡的我,會是那個一模一樣的張愷君。什麼,都沒有改變。

  高中新生訓練的第一天,我成了全校的焦點。我想我大概是有史以來第一個在開學第一天就被教官盯住的學生吧。原因無他,只因為我穿了便服上學。

  其實也不是像大家口中所說的,每年學校都會出幾個獨領風騷、特別出鋒頭的學生。我只是很單純把國中的制服全部收了,然後再也不願意去動那箱被我捆得亂七八糟,只差沒有貼上幾張符咒鎮壓的盒子。

  很意外地,教官除了輕聲細語地提醒我下次要穿制服以外,沒有嚴厲地責罰。在她的提醒以及微笑中,我點點頭轉身往我班上走去,邊走我邊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還記得國中的時候,男生頭髮長些,就被訓導主任拎去剃個大光頭,運氣好些,挨幾下藤條跑幾圈操場也是免不了的。

  沈文耀總是遮遮掩掩,怕被導師們抓包發現自己最愛的中分的樣子,此刻清晰無比地浮顯在我眼前;導師們一臉你們這些國家敗類的表情,鄙夷地看著某些所謂「牛頭班垃圾」的眼神,也忽然都在我眼前浮現,然後下一秒,高中新教官那微笑提醒我的樣子蓋過了一切,就是這一瞬間,我噁心到幾乎想吐。

  一張成績單、一身制服、一張學生證,就蓋過了我真正噁心的本質,蓋過了一切該死的過去。

  原來這就是好學生的特權。

  那既然這樣,我就這樣扮演我該演的角色吧。反正對於什麼事情,我都不在乎了。來到這高手雲集的地方,我也有心理準備要寂靜三年。反正再壞也不會比國中壞吧?

  有時候我會這樣安慰自己,瞧瞧手上的疤,然後告訴自己,妳瞧,這樣妳都熬過來沒死掉了,還會有什麼走不過的?所以壓力很大,或者心情很不好時,我會拿起刀子,一刀又一刀往那舊傷疤割。因為我總是怕它掉,怕這教訓會被我遺忘。我深信,只要我能清楚記得這個痛,把那個感覺日日夜夜琢磨在心裡,就沒有什麼可以比這個更痛了。

  正式開學,老師依姓名安排了座位,我環繞班上,再次確定沒有我認識的學生。像是鬆了一口氣,我規矩地把書包吊掛在桌緣邊,然後安安靜靜地縮在第三排倒數第三個座位。安安靜靜地,安安靜靜地。

  班上開始選幹部了。然後我聽見老師說要提名。

  同學誰也不認識誰,老師笑著說沒關係,就依第一印象選吧。看誰給妳們的印象最深,就提名誰。我對這一切完全不熱中,班上同學卻立刻熱烈地妳瞧我、我瞧妳,像玩猜猜樂一樣選著心中印象最深刻的人。

  我拿起隨堂測驗紙,完全沒有思緒地開始亂畫,用力一圈又一圈畫著。選誰都好,跟我一點也沒有關係的。

那個沒穿制服的女生

我繼續一圈又一圈拿自動鉛筆用力地畫著。

  對,就是在第三排倒數最第三個座位的……

我還是一直畫著圈圈,直到旁邊的人喊了喊我。

  「喂,妳被提名了耶,妳叫什麼名字啊?」

  「啊!」我猛然醒來,啪一聲,筆芯硬生生被我折斷,我抬頭才發現全班幾乎都盯著我瞧。

  「張、張愷君。」我回頭,然後盯著黑板,瞧導師一字一字把我的名字寫在班長候選人的旁邊。

  我頭皮一陣發麻。

班長、班長──

細細小小的聲音在我耳邊出現,真實得差點令我尖叫。我下意識抓住自己的左手,讓指甲深深陷入肉裡。然後我茫然地看著當導師喊著投給張愷君的舉手時,幾乎全班都舉起來的手。

  我好害怕。真的。這樣的情景太過熟悉,彷彿又回到國一第一次選幹部時,我也是那樣莫名其妙被挑上,然後一當當了三年,然後被全班排擠,然後……

  老師用粉筆在黑板上圈起我的名字,宣佈第一學期班長是張愷君。我只覺得一陣寒從腳底竄起來。我眼前瞬間浮起了我接下來三年的情況,那樣詭譎恐怖地跟國中時期重疊。

  我想站起來大吼我不要當班長。

  但是我並沒有出聲,我只是用力、死命抓著自己的左手,要自己靜下來,靜下來。

  下課後我逮住了那個提名我的女生,用著極為苦惱的聲音問她,為什麼要提名我呀?

  她只是笑嘻嘻地說:「因為我覺得妳很與眾不同耶,居然敢在新生訓練第一天就穿便服,讓妳當班長,我們班一定會很出風頭。」她說完,旁邊圍著我們的同學都紛紛點頭。

  我啞口無言。

  是啊,的確會很出風頭。妳要不要知道給我帶過三年的國中班最後是怎樣出風頭的?有人從七樓跳下來耶,咻,碰,然後摔得開花喔。

  我苦笑了出來。

  幸好後來我只當了一任班長。老師不再像以前那樣任任欽點,反而規定幹部不可以連任,讓大家都有個機會。

  總之新學期開始,我安安靜靜認分地當著我的班長,沒有人刻意排擠我,跟同學也都有話聊。即使我不愛說話,變得完全不像以前那個健談的張愷君,可是卻沒有人認為這樣有什麼不妥。他們不認識以前的我,只覺得現在這個班長張愷君,文靜謙虛、說話不大聲、做事認本分,更不會挾著自己的班長頭銜鄙夷同學。

  原本以為功課中等會讓這些資優生瞧不起的我,反而因為擔任班長一職,做得有模有樣而得到同學的信賴。

  我就這樣,穿著白上衣、黑裙子,出奇平順地在這裡生存了下來。高一過去了,高二來了。

  我還是這樣安安靜靜,某方面我幾乎要相信張愷君就是這樣安靜內向的小女生了。只是我清楚知道,我不是這個樣子。現在的我,有些部分是生病的。但是我無法說明白,到底是哪裡病了。

  我能記住關於國中的事情越來越少,夢見他們的次數也越來越少。

  說實話,我幾乎都要忘了以前的事情;應該說,是我想不太起來了。左手的傷疤沒有減退過,一直在那裡提醒我,但是我還是慢慢忘記了,只是我一直不知道,這樣的現象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每天上課,我安靜地聽課、抄重點、畫紅線。我想我從來沒有這麼專注上過課,每次看見老師瞧著我時露出的滿意笑容,我就想拿出一面鏡子,好好瞧瞧自己認真的樣子,是不是真的那樣惹人憐愛。如果是的話,是不是以前的我認真一點,或許有些事情就會不一樣?一想到這裡,我轉移了注意力的思緒就會在這一刻暫停,然後我又會眨眨眼睛,要自己豎起耳朵,聆聽。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