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過得很快,掙扎過了幾次期中考,幾次期末考,還有那綿延不絕的小考後,我升上了高二。腳底下踩了一群學妹的我們,生活中除了考試及尊重學姊以外,終於多了一些讓我們轉移注意力,或者說值得驕傲的事情。

  不過除去多了學妹這一點,似乎什麼也沒有改變。我換了教室,位置高了層樓,但是那窗戶還是一樣地高、一樣地寬。正正方方的,一個一個連成一面牆,把我們跟外面的世界隔絕。

  窗框像畫框,圈住了一塊一塊不一樣的圖畫,有時候我會這樣覺得。高了一層樓,角度變了些,景物卻都還是一樣的。一樣的樹、一樣的中庭,從三樓這個距離看見的,都是黑白色的人群。有時候看久了,我幾乎要認定這是一幅永恆不變的畫面,直到偶而,不必穿制服的老師們走過,打破了不變的規律後,我才會猛然想起,啊,世界還是在改變的喔。不知道為什麼,對於這個畫面我記得很牢,比什麼都記得清楚。即使同學都說我們像是被被關在籠裡,引頸期盼外頭天空的鳥兒,我卻因為能隔著這樣一片「透明」牆,安全地往外看著那個幾乎不變的世界而感到安心。放學鐘聲響起,她們口中的稍微自由的時間來臨了,我卻感到懼怕無比。踏出教室的步伐一步比一步沉重。為什麼會有這樣大的反差呀?我也不知道。

  後來我才明瞭,那個時候開始啊,我就跟大家不太一樣了,好像我身上的什麼部位慢慢化膿。一開始沒感覺的,它是個不痛的傷口,直到那個傷口開始腐爛,我聞到那股難以入鼻的惡臭,這才發現自己身上某部位已經爬滿了蛆。

  回天乏術。

  不過那陣陣腐臭味是等到我離開這些畫框時才竄入我的嗅覺裡頭的。

  又或者其實它們早就瀰漫了我整個嗅覺神經,只是我渾然不覺?

  我怎麼會知道。有些事情好像永遠都沒有答案一樣,所以我繼續埋頭寫我的筆記、念我的書,然後來到高二寒假。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