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被冷醒的,湖水加上入秋的寒風,讓我冷得不得不從黑暗中甦醒。

  那個男孩坐在我旁邊,跟我一樣全身濕漉漉,他顫抖的程度不輸於我,表情沒了平日笑口常開的樣子。

  我想我倒入湖內那瞬間他並沒有開口大喊,加上這湖離活動中心有段小距離,因此並沒有人聞風而至。

  男孩沉默了一會,忽然站起身子大吼一聲小黑。

  不過一會兒,那頭草叢抖動了幾下,一條黑狗快樂地搖著尾巴跑過來。

  男孩不理我,他走到湖邊,狗兒跟著他至湖邊,他忽然彎身,粗魯地抱起那條狗,然後撲通一聲,忽然就把抱著的狗丟入水裡,我還能記得那條狗被抱起來,以及拋出去那幾秒時驚慌失措的神情,沒過多久,狗兒從水面浮出來,奮力往岸上游。牠跟我們一樣溼答答地上了岸,不解地看著男孩。

  男孩沒有給狗任何喘息的機會,再度抱起牠,又將牠扔入水裡。

  狗兒這次以更快的速度回到岸邊,神情緊張地跑到離我們稍遠的地方,用更為迷惑的神情看著我們。

  但是牠卻沒有離開。

  「一條狗都有求生的本能,妳呢,張愷君?」他淡淡地說:「不論被丟幾次,牠都會游回來,回到我身邊,直到我放棄牠為止。妳呢,張愷君?妳是不是打算被丟一次,在旁人都還沒放棄時,就先放棄自己?」

  他轉身走了,那條狗抖了抖身子,跟在他身後。

  「對妳,我好失望。」

  風吹散他最後的話,飄進我的耳裡變得好淡、好淡……

  那晚我重感冒,發高燒。

  夢囈中,渾渾噩噩,時空全部錯亂。我夢見我小的時候,夢見國中的時候,夢見高中的時候。

  很多人失望的樣子,在我夢中一直重複、重複。

  「對妳,我好失望。」

對妳,我好失望

  然後他轉身離去。

  「這些,妳拿去吧。」

這些,妳拿去吧。

  然後他轉身離去。

「不是我的錯,不是他的錯,是……』

不是我的錯,不是他的錯,是……

  然後她轉身跳下去。

  是我的錯。我明瞭了,真的。

  我哭著,醒來,嘴裡喃喃地唸著,哭得好傷心,即使沒有眼淚。

  我就這樣哽咽著,直到天亮。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