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的那天,烏雲滿佈。

  我把整理好的行李放在房門邊,然後走到餐廳,跟早就等在那的表哥還有宇杰吃飯。

  爸媽原本想親自上來接我,但是被我拒絕了。

  我想好好地、完整地出現在他們面前,某方面,我不太願意讓他們看到這裡。宇杰為此還特地借開了他姊姊的車,打算直接送我們南下。

  餐廳的電視開著,正在播放午間氣象報告,表哥和林宇杰異口同聲地說氣象台都不準,他們開始數落著氣象台不準的程度可以去參加金氏世界紀錄,而我則是忙著跟來跟我告別的工作人員閒聊。

  當然閒聊是好聽一點的說法,這段時間我除了斷斷續續跟醫生、林宇杰以及表哥聊過天,大部分的時間我依然沉默。我還是無法適應溝通的感覺,因此微笑跟聆聽的時間站了絕大多數。我不知道在這種地方能不能說依依不捨,不過現在倒是有點這樣的味道。表哥的老師後來有出現,他揚著和善的笑容,摸摸我的頭,我則是小聲地說句謝謝。

  接近兩點時,我們準備離開。

  我回房拎出行李,走近車邊的時候,宇杰從另一端冒出來,他一手拎個塑膠袋,食指還勾著車鑰匙,另一隻手則背在後頭。

  他踱、踱、踱到我前面,然後用很快的速度把藏在背後的傘塞給我。

  剛剛還跟表哥一起罵氣象不準呢。這傢伙……

  心裡這樣想著,唇邊卻沒有任何動作,我默默收下傘後,抬起眼,盯著他瞧。

  「別用這麼深情的眼神看著我……」他抓抓頭,一臉不好意思的模樣。

  我沒有笑也沒有把眼神移開,只是定定地瞧著他。那個陽光啊,充滿朝氣的男生,原來是個單眼皮男孩。他笑著,好像把太陽都裝進眼睛那樣明亮。這段時間,當我的世界失去陽光,當我疲憊得想閉眼不再醒來時,都是他這顆小太陽照啊照啊,努力照啊。

  我知道我該開口說些什麼,比如謝謝你這一類的。就像我剛剛我跟老師還有大家說謝謝那樣,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面對眼前這個人,我的語言能力好像更加退化了。一句謝謝,怎麼擠也說不出口。以前跟他聊天的自在感全部躲了起來,所以即使我好想在這最後一刻跟他說聲謝謝,卻只能用雙眼盯著他瞧,無法說出一句話。

  他笑了笑,並沒有看出我的掙扎,他只是把右手的塑膠袋打開,拿出兩三塊稍微解凍的牛肉給我。

  我接過牛肉,看著坐在一旁很久的那群黑狗,其中一隻乖乖地把嘴湊上來,輕輕咬走我手中的牛肉,當我的手碰到牠濕暖的鼻子時,眼淚就這樣開始撲簌簌掉下來。

  我把牛肉一塊又一塊平分給那群小黑們,不理會眼淚爬滿了整臉。表哥在這時候走了出來,看到我哭的樣子,先是楞了一會,但是他沒有說什麼,只是走到宇杰旁邊,兩人就這樣靜靜地看著我餵狗。

  最後一塊牛肉讓我剝成了小塊,小到不行,但是終究餵完了。

  我蹲下來,伸出手掌,小黑們爭先恐後地抬起前腳跟我握手。其中一隻靠近我猛舔我爬滿臉的淚水,當然大部分還是爭著舔我手上的牛肉味。

  我哭得很淒慘,終於要離開這裡了,我卻比當初進來時更難過。

  表哥拍了拍我,最後他跟宇杰一起把我扶起來。

  「想念牠們還可以回來看喔!」宇杰笑著說。

  我哭著點頭,一步一回首,努力把眼睛視線所及之處的景象──那房子、那些狗、那群鴨子、那個池塘、那些陪伴我一年的人或物──記下來。我不知道記下這些做什麼,但是這瞬間的我,卻強烈害怕有一天我會忘記這裡。

  這裡明明是負載我人生最黑暗最痛苦的時光的地方,我卻好怕把它忘記。總覺得這個地方,某方面來說重新定義了張愷君這個人,沒有這個地方,或許從一年前,這個世界就再也沒有張愷君了。

  我望了最後一眼,然後踏上車,又回頭看了那群狗。

  黑溜溜的眼睛盯著我瞧。牠們似乎很熟悉這種離別的場面,因此只是吐著舌頭,睜著大眼睛盯著我。

  有人說狗有很好的記憶力、很好的嗅覺,很多年很多年以後,牠們還是會記得相處過的人。我不知道牠們是否記得我,但是我卻知道,我絕對忘不了這幾條陪我渡過三百六十五個哭泣日子的黑影。

  我踏上車,宇杰跟表哥也上了車,然後車子啟動,往紅色的鐵門駛去,經過鐵門後,我聽見鐵門再度關上的聲音,但是這次我沒有回頭了。

  我告訴自己,我不要再回來這裡,即使多麼想念,我再也不願意回來了。

  因此抹乾眼淚後的我緩緩閉上眼睛,讓那聲音消失在我的耳際,停留在我的記憶深處,遠遠的深處。

  一路上,我有一句沒一句地跟前座兩人交談著,直到後來上了高速公路,星期二的下午兩點,車流較少,車子沒有順暢地開著,我就這樣昏昏地打起盹來。

  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在車子準備轉下交流道、車流量變大時向我襲捲而來。我盯著玻璃,努力睜大眼睛往外面的世界看。表哥似乎感覺到我像雛鳥振翅想飛的心情,他跟林宇杰說了幾句話,林宇杰大喊了聲yes sir,然後接下來我便聽到天窗緩緩打開,還有車窗捲下的聲音。

  一股濕熱夾雜嚴重塵埃味道的氣息撲了我滿面,而或許是灰塵太多吧,燻痛了我的眼。

  濕濕熱熱的感覺爬滿面頰,我抹了把臉,看著前方綠色路牌上孰悉的路名。

  我有點緊張,對於未來將要面對的日子。

  但是我並不害怕。

  濕暖悶熱的空氣撲臉,我閉上眼睛。

你好,我是張愷君。

我想從今天起,我可以沒有猶豫地這樣跟人介紹我自己了。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