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太陽有些大,前幾天的那個颱風溜個不見蹤影。

  一大群新生跟在活力充沛的學長姊後頭,在他們熱情招呼吆和聲中,一點一點地逛遍了接下來我們可能會花上四年,甚至更多時間生活的校園。

  其實看得出系上別有用心,前頭的學姊長得嬌,一旁的學長長得俊,新生們不論男女,眼神都乖乖地往前看,耳朵豎得超直,就怕忽略了他們的一舉手一投足。

  我擠在人群中間,乖乖地跟著大隊往前走,穿過中山的每一片土地。

  後來我們走到食堂,發現排場超級豪華,學姊說食堂主要在服務遊客,通常中山學生不會跑到這裡用餐。然後一旁的學長指著遙遠的防波堤,開始跟我們介紹多少歡喜多少淚的愛情故事怎樣在那個地方上演。身邊一群女生聽得心花朵朵開,彷彿已經可以看見大學愛情生活在跟她們熱切地招手。

  我們花了一整個上午繞校園,途中我總是很努力端著筆記本,記下哪邊怎麼走,哪條路又通到哪裡,然後西子灣哪裡好玩,那裡別去,張學宏的電話是○九五四……啊,不小心就翻到了記滿電話的那頁筆記。

  從新生訓練到今天,我一共收集了不多不少十來筆電話號碼,也給了十來個人電話。我想人際關係這學分,我正努力惡補。

  導遊完畢,我們幾個老是走在一起的女生建議去吃個海之冰。雖然耳聞會有拉肚子的危險性,但是想說既然來了,就當拉個紀念吧。

  所以一群人在下午時分浩浩蕩蕩來到轉角的名店,叫了碗二十人份的冰,不怕死地開始啃。

  大家開始閒聊,聊過去聊未來,然後不知道誰忽然聊到了稍早的導遊。

  「張愷君,我發現在我們左側有個學長一直看妳喔。」同學甲挖走西瓜,一邊發言。

  「對呀對呀,我也發現他本來走在前面,後來又繞回來,繞來繞去就是繞著我們這排轉,眼睛一直看妳耶。」同學乙加入討論,一隻手也毫不客氣地舀走芭樂。

  「我沒注意到。」我學會傻笑,這招很好用,所以我將它使出來。

  「真的喔?」天真的同學們相信了,「那迎新會那天妳要好好看,他戴個眼鏡,長得還挺高的……」

她們的話在我吞下一口冰,那寒冷感麻醉我神經的瞬間消逝在我耳邊。

  這感覺讓我記起我沉入湖底那天,冰冷的衣服是怎麼貼緊身子,然後林宇杰在旁邊陪我顫抖的感覺。

  不知道現在的他,考上什麼學校,在哪有怎樣的生活……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