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我跟林宇杰後來當然是不得善終。其實打從那日跟他在一起開始,我就知道這感情走不了多久。犧牲還有踐踏在別人頭上才得來的東西怎麼可能長久?不要癡心妄想。

  我變得越來越暴躁,變得很任性,動不動就對林宇杰發脾氣。他不懂我的改變,只是奇怪當初那個溫馴的愷君去哪了。

  我知道她去哪了,那日他把我載走時,就把那個愷君丟在高雄市的某條街上了。或許是每次看著林宇杰,我就會想起對不起的人,而越是羞愧,我就越想把這個責任負擔丟給別人。就像我以前常做那樣,因此我總是對林宇杰發脾氣。

  再好的感情也經不起這樣的折磨,幾次下來,林宇杰跟我提了分手兩個字,在他最後一次來高雄找我吃飯時。

  我幾乎沒有多考慮,便跟他說好,速度之快,讓他楞了一下。

  那次他送我回家,在我家門口,我們對立站了很久。

  「愷君對不起。」林宇杰忽然開口跟我道歉。

  「啊?」我訝異。

  「是我耐心不夠,如果我多花點時間去……」他有些內疚。

  我搖搖頭,「你做得夠多了。我會過得很好,真的。」

  「我說過要陪著妳走的,是我……」他說。

  「那些都是場面話。我知道,不重要了。」

  他欲言又止,我只是對他一笑,然後頭也不回地上了樓。

  晚上我徹夜未眠。

  沒有眼淚,沒有心碎,只是覺得好累。

  我想起林宇杰走之前那帶著抱歉內疚,還有痛苦的神情,緊接著,我便想起我傷害的所有人。間接地,直接地,我傷害了林宇杰,用最沉默最直接的方法。我想起在療養院的日子,他那身紅衣、他的笑,還有他像太陽一樣的能量。

  是他幫助我站起來。我清楚知道,是我吸收了他的能源,才站了起來。但是我想我說得不夠清楚、不夠明白,因此他要離開時,眼裡只有抱歉。

  我翻身,從床上起來。

  走到書桌前,拉開最底下的抽屜,拿出那本好久沒有動過的筆記本,那本林宇杰送我的Notebook。

  我翻開它,花了幾乎一整晚的時間,去端詳過去那個殘缺不全的我。抬起頭時,看見昏黃的燈光在窗戶上照出我模糊的樣子。我仔細看著。即使還不完整,現在的我,是比那時候好多了,是吧?

  也就在這刻,我深深覺得我欠林宇杰一句謝謝。不帶男女私情,由衷的謝謝。

  因此我拿出另外一張信紙。

  這些就是我所能還你的了。謝謝你的幫助,這是我是真的謝謝你。沒有你,我永遠不會從那個療養院走出來。不打緊的,過去的都過去了。在我心中,你永遠是那身紅衣,一如當年出現時的模樣。宇杰,謝謝你。

  然後,我用快遞,把那本筆記本,跟這封短短的信寄還給他。

  後來,我跟林宇杰就從此沒有再連絡。

  冬天過去了,春天來臨。

  我去了幾次孫力揚跟沈文耀常常去打球的球場,偷偷摸摸地。也不是想要跟他怎樣,只是想看看他,如果可以,我還想跟他說聲抱歉。但是幾次都撲了個空,我沒有見過孫力揚,只是有次居然看到了吳孟鴻,就在我第一次與孫力揚重逢的球場上。

  後來問沈文耀,他才跟我說吳孟鴻也常常在那打球,他跟孫力揚還有連絡,他們感情還是很好。

  我終於知道那天跟孫力揚重逢,他眼看我要進球場,卻忽然拉住我的原因了。原來他是擔心我看到吳孟鴻會想起什麼傷心的回憶啊。

  或許是孫力揚做過太多了,因此即使我再發覺另一件他為我著想的事情,我的心卻已經麻木到無法感動,只覺得更是被掏空了。

  沈文耀還是有跟我聯絡,他看我越來越像隻鬼,於是很有義氣地問我想不想見孫力揚。我只是笑笑說不了。我不想再傷害人。

  沈文耀沒多說什麼,只是拍了拍我,說夏天如果到了,他跟他的正妹要去花東玩,不介意跟我三P。而我除了苦笑還能說什麼?

  三月多的時候,我在阿桃忌日的隔天,邀著沈文耀,捧了一束花去了觀音山的靈骨塔。

  沈文耀似乎常來,他領著我,熟門熟路地走到阿桃安息的位子,師父說她親屬昨天才來看過,問我怎麼沒一起來。我只好撒謊說我在外地,昨天趕不回來。其實,我是害怕遇到阿桃的爸媽。

  沈文耀簡單地跟阿桃說了些話後,就說他要到外面等我。我點點頭。

  我轉頭,看著阿桃笑得好可愛的相片掛在那青玉色的罈子上。

  「阿桃,我來看妳了喔。」我才笑著說出這句話,眼淚就止不住地滑落。

  阿桃,妳過得好不好?好抱歉這麼久才來看妳,以前的我亂七八糟的,什麼都想不通,因此不敢來。現在的我雖然還是沒好到哪裡去,但是至少稍微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了。阿桃妳過得好不好啊?我幫妳看過吳孟鴻喔,他變得好帥,聽說也改了性子,這幾年都沒交女朋友,就連學妹倒貼他都不要喔。阿桃妳原諒他了好不好?那時候我們年紀都還小,什麼都不懂……所以妳原諒他了好不好?

  我現在覺得什麼事情都不要計較了,開開心心地過日子最重要。妳還記得孫力揚吧?那個總是在四樓偷看我的那個啊。呵,其實妳說對了,我跟他還有妳跟吳孟鴻都是一樣的。他是真的喜歡我的,但是我卻深深傷害了他,好幾次,數不清,所以他離我而去了。

  阿桃妳現在一定給我氣死了吧?不蓋妳喔,連我自己都快要受不了我自己了。好幾次就想從我家七樓跳下來,去陪妳泡茶。但是我總是拉住我自己,怕死也好,沒那個膽子也好,最重要的是,我總是會忽然想到,阿桃妳永遠十五歲,我卻會越來越老。所以我得補償妳這些沒經歷過的歲數,所以我不可以死喔,我要好好活下去,然後每年回來,跟妳說這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樣子妳在那裡,也不會落伍了吧?

  還有阿桃,我一直忘記跟妳說的。

  對不起。

  等我走出靈骨塔,早就哭得不成人樣。沈文耀只是拍著我,告訴我別哭了,不然別人會以為他做出對不起我的事情。

  然後日子就這樣過下去。

  我始終沒有見到孫力揚,也不願意去見他。

  偶而聽沈文耀說,他好像身邊多個女的,關係不明。我只是笑了笑,這樣才好。即使想到心會疼,我卻發自內心地替他感到高興。因為我欠他的、給不起他的,他終於能在別的地方全找得到。而那些,是他應該得到的。

  因此我只能一遍又一遍聽著任何有關那些夏天的歌曲,任由那股酸到快壞掉的感覺淹沒我。

  天氣開始回暖,我發現一學年又要過了,我快要有兩屆的學妹了。

  日子怎麼快得這麼快呀?

  七月天氣開始變得炎熱了。

  如我說的,每當天氣開始轉熱,我就會想到那些往事。來來去去的人,停停留留的人,一切一切。不知道是不是經歷的事情多了,有時候腦袋開始裝不住事情。那些過去雖然痛苦,但是也有快樂的啊。我深怕我自己忘記,因此暑假空空兩個月,我決定開始記事。

  沈文耀終究沒有把到正妹,我們也玩不了三P去不了台東。為了彌補他心中的恨意,他開始拉著我去球場看他打球,把滿肚子的怨念發洩在球場上。一開始我是拒絕的,深怕會看到什麼人。

  「別擔心啦,他沒再來過那個球場了。」沈文耀這樣跟我保證。

  感覺有點諷刺就是了。

  在沈文耀的強迫下,我勉強跟他去了球場幾次,而果然,孫力揚一直沒有出現,只有把嘴巴張成O型的吳孟鴻迎接我。

  有點失落,有點鬆口氣。說不明白的情緒。

  但是也因為從來沒有碰過他,我開始放心地跟沈文耀去打球。這次我決定拎著我的筆記本跟我去。我打算邊看他們打球,邊開始說那個關於夏天的往事。

  他們的鬥牛開始,我乖乖坐在場邊,拿出筆,還有兩本筆記本。一本寫滿了零零碎碎的東西,一本則是全新空白的。我花了很多時間把那些片段寫下來,如今要串起來。

  怎麼開始呢?

  我看了一眼擠滿人的球場,有沈文耀、有吳孟鴻……然後就想到那個不見蹤影的人。

  因此我深呼吸,壓了壓眼角。

  在我全新的筆記本第一行寫下這樣一句話:

  夏天回來了,他卻沒有。

  然後我開始那冗長的敘訴。

  寫得入迷,並沒有發現身後傳來的腳步聲,還有沈文耀他們停下打球的動作。

  「夏天回來了,誰沒有回來?」

  我楞住。

  然後我轉頭。

  「沒有、沒有……沒有……」眼淚湧了出來,我用最快的速度擦掉,深怕是自己的幻覺。

  「等我一下。」然後我說。

  接著我飛快地拿起筆,用一條線畫掉了那句話。

  畫完,我才又轉頭,淚眼模糊地露出微笑。

  「沒有,都回來了,都回來了。」

  「喔,是嗎?」他笑。

  是的,夏天回來了,他們都回來了。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昱
  • 經過九年
    我終於第二次讀完人之初
    國中時第一次看得懵懵懂懂
    也因為阿桃那段我覺得很驚悚
    到後來我從沒有再閱讀過這本書
    因為每次只要我一拿起書
    心裡便覺得很沉重傷心
    但經過這麼多年我再次看完時
    卻覺得這是一部讓人傷心但又覺得溫暖的故事
    我只想說洛心妳真的好棒
    妳的文字有著很特別的靈魂
    加油!期待妳說出更多故事
  • 謝謝你呢。
    其實人之初也是我這幾年常常會回去看的一本書。我喜歡憂鬱的那段,有時候真好奇當年的我在想什麼,怎麼會這麼寫。很慶幸,我替那年的我們留下了共同的生命刻痕。回頭看,彷彿看另外一個人的故事般,既熟悉又陌生。

    謝謝妳稱讚我的文字,我真的很開心。這麼多年,很多東西都記不得了,卻只有文字,還殘存著我當年破碎的靈魂,很高興,你依然看得到他們,替我看看他們:)

    我會繼續寫的。新故事已經結束,近期內想要再動筆了呢。

    期待繼續用文字與你相遇。

    xoxo,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於 2016/08/26 23: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