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的生活,很混。

  一九九九年過了。慶祝了所謂的世紀末,邁入充滿希望的新世紀。我還依稀可以聽見英文老師用著感情豐富的音調,訴說著新世紀新希望和新世紀新目標的相對論。可惜,我的生活並沒有因為兩千年而變的幸運。成績單出來,數學低空飛過,生物果然如期被當。暗戀的男生依舊女朋友換過一個又一個,只是怎麼換,也沒輪到我。

  老實說,什麼新世紀新希望,我根本沒看到。  

  至於所謂的新世紀新目標。好像也只是口號。這群台灣人,依舊做著一年半前高中剛開始的事情,那就是每當中午,我們都會聚在一起。聊八卦,吃便當,詛咒老師。

  小霧跟我看了一本又一本的愛情小說;小米和阿立學長對立;猴子哥還是天天在花群裡亂逛;小馬持續堂堂課遲到。

  什麼都沒有改變。

  生活並沒有因為來到加拿大而變的多采多姿。印象中的金髮碧眼帥哥,好吧,我承認,出現過,只是生活圈子不同。在走廊上打招呼,在教室內互相吐槽,心情好他們糾正我的英文發音,心情不好,他們嘲笑我的英文發音。

  一切都很普通。

  並沒有所謂的和樂融融和異國艷遇。

  就連寫小說的我,都無法勉強自己寫出一段什麼和高大雄壯威武的洋人來段甜不啦機的愛情夜未眠。

  沒有幻想,死死的,平平的。

  「我發誓,」門被猴子哥給踹開。「等我畢業,一定要燒了這些可惡的物理考卷洩憤。」嘩啦一聲,猴子哥把一疊考卷、報告散在桌上。臉上充滿著挫敗。

  一看就知道考試被當,報告被打回來。

  猴子哥氣得臉紅脖子粗,環繞著四周,想抓個訴苦的對象。

  我慌忙想從後門溜出去,卻還是被他抓個正著。「洛心,你以後寧可不畢業,也絕對不要拿達令頓的課。知不知道!」

  「欸……猴子哥……」我苦笑。這是這個禮拜來,他第四次抓著我警告。

  就在我準備第五次告訴猴子哥我並沒有修物理這門課的時候,中午該登場的人都陸陸續續走進來。

  「猴子兄,把洛心放下來啦。跟你說多少遍了,她又不修物理。」首先是一臉嘻皮笑臉遲到又早退偷溜的小馬,只見他拎著便當盒,走進教室,順便把我從猴子哥手下救出。拉張椅子讓我坐在他身後。

  猴子哥滿眼血絲哼了一聲,走回自己一攤白紙前,拿出紙筆開始重寫實驗報告。

  小馬用腳踢踢我,背著猴子哥做了一張猴子鬼臉。

  我忍著笑,踹了他一腳,示意他別再跟猴子哥過不去。

  猴子哥是我們這一屆要畢業的兩個學長之一。其實他人很好,尤其對朋友。講笑話也很冷,沒事會開車載我們去買午餐。只是高中畢業考接近,在我們這群高二生還無法無天的時候,他已應被搞得有點神經錯亂。

  「我不要吃壽司。」小米抱著書,一臉二五八萬走進來。

  果然,隨在後頭的是阿立學長。

  「就只有壽司,不吃也得吃。」阿立學長冷若冰霜,拎著塑膠袋,沒得商量的樣子。

  別誤會。

  那兩人,是很曖昧的兄妹。

  每天中午,都為了要吃什麼而搞得跟仇人一樣。唉,真是枉費阿立學長的每天洗手做羹湯。

  「學長好。」我諂媚問好,因為我喜歡吃壽司。

  「洛心乖。這邊給妳。」阿立學長臉上的冰霜溶掉,露出一個笑容,把手上一小盒的壽司遞給我。我高興得像隻小狗,差點沒搖起尾巴。

  打開盒子,塞了一個。還沒來得及吞下去,小米開口。

  「洛心,妳喜歡,這邊都給妳。」說完她把整盤壽司推給我。

  不過東西還沒有送到我手上,又半路被阿立學長給推回去。只見他又扳臉瞪了小米一眼。

  小米喫聲,不情願地拿回壽司。

  「猴子,你在寫報告?」阿立學長走過去瞄了一眼猴子哥的報告。

  猴子哥沒抬頭,只是哼了一哼。

  「跟我去櫃子,你那些題目我上學期寫過。可以借你筆記抄。」

  猴子哥抬眼,露出一個快要哭出來的表情。兩個學長就這樣離開這間小教室。

  過沒幾秒,小米突然也跟著站起來,捧著只吃了一個的壽司盒,往門邊走去。

  「妳要去哪裡?」我滿足地吃了最後一個壽司,好奇問。

  「把這些,」她挑眉指了指盒子裡的壽司。「分送給外面的人。還是說,妳要?」說完,她還真的走過來就要把壽司倒給我。

  我趕忙拼命搖頭。「不、不用了!」開玩笑,給阿立學長知道我吃了他寶貝妹妹的午餐還得了?

  小米看我拒絕,也沒多說什麼,跟著離開教室。

  整間教室,又只剩下我和小馬。我斜眼看小馬翹著腳,喝著六百西西的可樂。

  他也剛好斜眼看我。

  「看什麼看?」我搶了他的可樂。

  除了還沒出現的小霧,這裡的人就屬於我跟小馬最熟。小馬大我一歲,卻跟我同年級,我們幾乎從高一開始就每堂課同班。雖然說在加拿大對學長學姊沒有台灣那樣微微是從的尊敬,但是每次看到趕報告搞到目漏凶光的兩個學長,我還是都會安分守己不去打擾他們。

  至於小米。

  小我一屆,人又比較冷漠。每次我跟她說話,說十句,她只會回我一個字。

  久而久之,我看到她,只會傻笑,該怎麼開話題都忘了。

  也許有人會懷疑。學校這麼大,難道就只有這些朋友。

  當然不。

  朋友是有一堆。但是好的,就只有這幾個。何況,看看,我所謂的『好』的關係都已經這樣……何況是那些不好的?

  走廊上傳來兩三個英文老師交談的聲音。霎時,本來還和我談笑風生的小馬臉色一變,站起身子,轉身就往後門烙跑,消失在門前時還不忘回頭:「放學老地方見。」

  我沒來得及反應,手裡還拿著他的可樂,小馬就溜得不見人影。

  「小馬不在這裡?」英文老師探頭進來。

  我誠實地搖搖頭。小馬這傢伙還真是耳聽八面。才聞個聲,就知道要逃跑。

  「好吧。洛心那妳幫我告訴他,他再遲到。我要罰他十篇莎士比亞的讀書心得。」英文老師眉頭深鎖。

  「我會轉達的。」我笑得心虛。

  送走了英文老師。教室又空當當只剩下我一個人。

  「怎麼只剩妳?」小霧這時候轉進來。

  我抬頭看她。「妳好慢哦,午休都快結束了。」

  小霧聳聳肩。「我上一節考試,所以延遲了。我哥哩?」她尋問猴子哥的下落。

  「跟阿立學長去拿筆記了。」

  小霧點點頭。「好吧。那我去找他,有事跟他說,啊明天帶起本小說給妳看喔,先這樣掰掰。」

  我點點頭,跟小霧說了再見,又看了看手錶,離下堂課開始還有十分鐘。收拾一下,我也打算到校園裡晃晃。

  這裡的高中制度,跟台灣的大學制度一樣。下堂我沒有選修課,因此空白。可以在學校裡頭晃來晃去。偶爾找到生物老師,還可以跟她打屁一下,順便偷窺一點下次考試的重點。

  晃了幾圈學校,空蕩蕩的,大家幾乎都在上課。又轉了幾圈,我受不了太熱的暖氣空調,從小側門溜了出去。

  才推開門,我眼睛一亮。

  哇!

BMW雙門跑車耶。我抬腳正想衝過去摸摸那抬看起來價值非凡的跑車,可惜跨沒兩步,就停下來。

  車子裡有人。

  嗚,那我就不能染指一下跑車的美麗板金了。

  所以我只好略嫌哀怨的望了那抬黑到發光的車子,又折回學校。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