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期末考,我和小馬在阿立學長的督促之下,沒日沒夜抱了幾天佛腳。其實也不是阿立學長愛管閒事,剛好小米也有拿這門課。他就乾脆三個一起教,當作舉手之勞。

  考完試,我昏昏地拒絕了小馬要去喝茶的意見。只拜託他送我回去。

  蒙在被子裡呼呼的想大睡一場。

  想到過完這個暑假就要高三,總覺得有點徬徨。雖然大家總覺得加拿大學制沒有大學考,就好像大學有多容易升上去一樣。其實也不盡然。

  在校成績暫百分之五十,末考成績加百分之五十。哪邊弄砸了,都會大江東去。戰戰兢兢的熬過高三,進了大學,也不知道何年何日能畢業。簡單進去,難畢業。大概是這裡的最佳寫照。

  我承認,太常跟學長們在一起就是有這壞處。天天聽他們哀嚎,搞得自己也無病呻吟。

  這時候大概就是我最常跟小馬抱怨的時候。

  我不懂,一樣都是要升大學。小馬怎麼能無憂無慮,而每天搞得神經兮兮的好像就只有我。

  小馬常說這是什麼小說寫太多的後遺症。我則反駁他因為是他腦袋空空所以才不懂的煩惱。

  總之,我們就常這樣鬥嘴。互相宣洩心事,很多很多挫折和不愉快都這樣在打打鬧鬧中過去。我想,我終究必須承認,我反應實在太遲鈍了。

  我總是認為這樣跟小馬打打鬧鬧很正常。卻不知道在別人眼裡,比如阿立學長還有猴子哥,都認為我跟小馬在時機成熟之後一定會走在一起。

  而更恐怖的是,我後來也才知道,當初的小馬,也是這樣才心裡默想著。

  也許,現在回想起來,他們會這樣想,沒有錯。

  那個時候的我,身邊最近的就是小馬,而小馬身邊最近的就是我。

  我常想,也許我們兩個是有可能走到那個結局。

  不過這樣的可能,最後終究宣告無效。不是小馬有了別人,也不是阿立學長突然來追我,或者是猴子哥可能冒出來的甜言蜜語。

  而是夏飄雪。是他在我和小馬奇怪友誼裡明確的畫上了分隔號。

※           

  後來對於夏飄雪的認知。還是從小馬小霧他們口中得知的。

  也在那時候,我才知道,我的生活圈子有多小。認識的人有多少。就連小米這樣冷冰冰的人,對於夏飄雪不陌生。

  「他哦。家裡有錢吧?二十幾了,沒在唸書,好像有在工作吧?不過生活很亂。」和小霧逛完街,坐在foodcourt吃東西的時候,夏飄雪就這樣被我們聊了起來。

  「生活亂?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我吃著薯條,不太了解地問。

  小霧攪著她的奶昔。「他那個人幾乎每天都在PUB混,菸酒不離手。老實說,他除了那張臉帥到不太像人以外,我覺得他全身上下根本沒有可取之處。」

  「沒這麼慘吧?我看他還滿有禮貌的啊。」

  「我覺得人格和個性是兩回事吧?就像小米好了,她冷冰冰算是很爛的個性,可是她人格很好啊。可是夏飄雪這個人,他是個性好,對什麼人都很有禮貌的樣子。但是他人格差啊。尤其在交女朋友這方面。現在是破天荒跟那個什麼Sherry交往了一年多。不然以前他的速度,簡直就是一年幾十個吧。炮友的就更不用說。他這種人啊,就是打鬧嘻笑當酒肉朋友可以啦,太接近就不好。」小霧有點不屑地說著。

  「有這麼離譜嗎?」我嘴邊說著,腦中卻反方向地浮起那夜在PUB,他跟他的女朋友群……唉。真是讓人一點替他反駁的餘地都沒有。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圈子裡都知道這句話啊。。」小霧做結論。

  我嘆氣,即使已經快被說服,聽到她這句話的時候,心口還是突然一緊。那天夏飄雪自己淡然說出這樣的話時,臉上那抹笑容我還沒辦法忘記。很詭異,也似乎,很……很無奈?

  我不知道,我也無法從哪裡找出什麼憑證來證明我的感覺沒錯。但是我始終就無法把夏飄雪跟大家口中的那個夏飄雪連在一起。他給我的感覺,不只是那樣。

  小霧似乎看出來我在想什麼,她喝了一大口奶昔。「洛心,寫小說就是有這缺點吧?妳總是喜歡鑽牛角尖。別想那麼多啦。人爛就是人爛,不是每個一爛人背後都有什麼可憐的因素。妳不要想那麼多啦。」

  我尷尬笑了一笑。「我……我知道你們的意思,可是總是有點掙扎的不想相信。」

  小霧聳聳間。「正常啦。一開始都會被他的外表給騙了。等多聽些人說,就會發現事實是如此。洛心,妳別猶猶豫豫了。左顧右盼的,把身邊好的人都給浪費掉了。」小霧話中有話的這樣跟我說。

  我心中閃過一絲絲不快。「小霧,你們別老是扯到小馬身上。我跟他只是很好的朋友如此而已。我們都已經懂得什麼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不是嗎?」

  小霧點點頭,「我知道。問題是,妳真的知道妳要什麼嗎?」小霧端起餐盤,往垃圾桶走去。「說真的,我並不覺得妳知道。小馬把妳保護的太好了,好到我覺得他自己都快被自己說服你們是朋友了。」然後她回頭這樣跟我說。

  我啞口。雖然很想反駁,卻找不到任何隻字片語。何況我知道,誰都可能唬弄我,就是小馬跟小霧他們不會。

  我無法清楚究竟我跟小馬是要怎樣清楚的畫出界線才不會去傷害到什麼人,但是我知道,那年的我,其實並不想劃清界線的。因為我根本看不到我跟小馬之間的感情可以這樣複雜,複雜到必須要分出一條線。我只是一直覺得這樣相處的模式很好。上面有幾個寵我的學長,身邊有年齡相仿的女性朋友,還有跟我非常要好的小馬。

  那年,我要的就只有這樣。希望大家永遠不要散。

  至於所謂的珍惜身邊好的人,我不想,也沒有能力去想的那麼遠。

  對我來說,這樣是很足夠。這樣就好。

  但是,也是在以後,我的生活開始開慢慢走亂了步調以後,我才知道這樣的想法,深深的傷害了多少人。也才深深明瞭,即使我沒有動手,已經有人默默地替自己刻出一條清楚明顯的線條了。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