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再次遇到夏飄雪,是在一個比較正常的場合裡面。

  我和小馬剛好逛完書局,在中國街找了一家泡沫紅茶店。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店面不大,那天生意剛好特別好。我跟小馬兩個人佔著四個人的桌子,總覺得老闆的眼光有點不和善。但是飲料又沒喝完,只能硬著頭皮給他坐下去。

  「小馬,介不介意我們?」就當我跟小馬聊到已經不知道要聊什麼,聲音突然插了進來。

  我和小馬都抬頭,我嗆到,小馬則是一臉怪異的表情。

  「當然不介意。」小馬摸摸頭尷尬笑了笑。

  來者是夏飄雪,還有他身邊一個高高瘦瘦的美女。老實說,卡加利的華人女生我見多了。如果夏飄雪真的是像小馬口中的爛人,他女朋友應該也是屬於那種『開放』型的。

  但是在這女生身上,我感受不到那樣的味道。

  淡淡的妝,黑長的頭髮,瓜子臉。除了漂亮,我想氣質兩個字套到她身上去也不為過。

  小馬拍了拍他身邊的椅子,我連忙捧起我的西瓜珍珠汁,趕快移位。

  夏飄雪微微對我一笑,替他女朋友也就是原本我的座位拉開椅子,然後自己才坐到小馬身邊。「打擾你們了。」

  「不會不會。反正四個人也好,免得那個老闆一直盯著我們看。」小馬搖搖手,趕忙說。

  「這是Sherry,Sherry,這個是小馬,這個是……」他轉頭看我,稍微思考了一下。

  也在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夏先生根本不記得我的名字。我有點驚訝,而除了驚訝,還有一點很奇怪的感覺。是什麼,我說不上來。

  「洛心。」小馬看出夏飄雪的疑慮,替他接了話。

  「對,洛心。」他笑,一點也不覺得尷尬。

  四個人在泡沫紅茶店喝茶,小馬和夏飄雪看得出來就是挺熟識的,兩人馬上很熱絡地聊起有關車子的話題。不是我要說啦,不知道前幾天還是誰一提到夏飄雪這三個字就像要殺人般。轉頭朝著飄雪的女朋友,sherry傻笑。我是個不擅長交際的人,所以除了傻笑,我真的不知道還能用什麼動作代表的我友善。

  加上我也不知道心裡到底裝了什麼鬼。看著Sherry的臉,總是會去想到那天在PUB那個火辣的前夏飄雪女朋友,還有他先生口中在場的五六個其他女配角。老實說,關我什麼事啊?可是即使這樣,我還是覺得怪不自在的,該不會是出自於女人同情女人的心理吧?  

  「我叫些東西來吃好了。」夏飄雪突然這樣說,然後他翻開簡單的菜單。「Sherry妳要吃什麼?」

Sherry靠了過去,兩個人瞧著菜單,看起來很親密。

  我瞪著他們,一股不高興的情緒很快地蔓延開來。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討厭他們親暱的樣子,還是替Sherry打抱不平,總之腦中論七八糟。一點都不想待在這裡了。

  「小馬!」我站起來,臉色大概不好吧,惹得三個人都看向我。

  「那個,我……我頭有點痛。我們先走好不好?」不夠高手,只能編個笨蛋都看得出來的謊言。

  小馬怪異地看了我一眼,抓起桌上的手機還有車鑰匙。「好啊。夏飄雪,我們先走了。」

  飄雪揮了揮手,「哦,那再見。」他淡淡對我們說。

  我往門的地方跑去,小馬則跟在我後頭,就在我們把門打開的時候,夏飄雪突然又轉頭對小馬說。

  「對了,小馬。今天晚上台灣同學會辦了party,在51。看看你的朋友要不要去?」

  「好,我問問看。」小馬回了夏飄雪以後,我們就走往停車場。

  回程的路上,小馬好奇問我。「幹嘛突然走人?」

  「我突然有寫作靈感!要回家拚命。」再一次,笨蛋都看的得出來我在說五四三,偏偏我旁偏這匹呆頭馬還信以為真。

  「真的嗎?寫什麼?」

  「他和他的女人們。」我沒力地翻白眼。

  小馬楞了一下,自言自語,「怎麼越寫越深奧……」

  看小馬呆呆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剛剛那股鬱悶掃掉了一半。

  小馬大概也看出我在笑他,不滿地推了我一下,「笑什麼笑!書名是你自己說的耶……受不了妳這女人,好啦!剛剛飄雪說的舞會,要不要去?」

  我忍住笑,一臉正經地回答,「不是跟你說我有靈感嗎?當然是在家寫作,不出去啊!」

  「呃……難得妳這麼認真。好吧,那我問其他人好了。」

  我終於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小馬兄當然還是只能無解地看著我。

  就是這樣的氣氛,你說,是不是融洽自然到讓我根本無法臆測些別的情感?

  後來呢,我們當然還是。先別說寫作那是狗屁亂掰,剛好時候我也過了生日,滿了十八,不用再偷偷摸摸溜進去。何況不只我跟小馬而已,還有猴子哥,連阿立學長跟小霧都參加。原因只因為猴子哥手上剛好有票,仗著不去白不去的心態,大伙又準備去糜爛了。

  台灣同學會辦的party幾乎都是台灣人在那裡。小馬說這樣也好,讓我多認識一些人,不然我快要變成絲毫沒有人緣的怪咖。這次沒有上次的擠,音樂也比較溫和。大家玩得還算愉快。

  下去跳了幾支舞,我就嫌累地走回沙發邊。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下午的頭痛似乎還持續在隱隱發作。

  「洛心,要不要喝什麼?」阿立學長蹲下來問我。

  「阿立哥要喝什麼?我去買好了。不然坐在這邊快悶死了。」我反要求阿立學長,他想了一想拿了一張二十塊的鈔票給我。

  「那你去買四瓶水果酒好了,知道在哪裡吧?」

  我點點頭,正當抓著鈔票要去買酒,小馬突然冒出來。「我跟妳去好了,不然等一下妳又迷路。」

  我正想反駁他我又不是路痴這類沒說服性的話,但是想到上次的經驗。我想還是讓小馬跟著好,不然等一下又有人酒醉捏我屁股,我真的就會噴淚哭回家。

  到角落拿了四瓶水果酒,付了帳,我們又折回去。在轉彎的地方,我突然站住腳。小馬一個沒留神撞上我。「幹嘛?」他退後一步,好奇地問我。

  我沒說話,視線卻停在陰黑角落的垃圾桶及旁邊的人。

  小馬隨著我的視線看過去,皺了皺眉頭。「哦,是夏飄雪啊。過去打個招呼好了。」說完他正想走過去,卻被我拉住。

  「算了。我們回去。」不知道為什麼,我反應間就是不太想看到夏飄雪的臉。

  就在我們離開那角落的時候,我眼角還是看見夏飄雪不知道仰頭吃了什麼東西,然後把那好像空了的罐子丟進了垃圾桶。

  罐子沒有丟進去,滾到角落。飄雪沒有注意,也沒有看到我們,好像深呼吸以後就往酒吧走去。我不知道小馬有沒有看到那一幕。可是看到飄雪吞了那莫名的東西時,我卻皺眉起來。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