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的狀況,猴子哥自己做了結論。他斷定我迷上了夏飄雪,為了不讓我陷下去。他拒絕再帶我去PUB。這樣的情況,小馬後來也得知。他有意無意的跑來我家找我,可是即使再掩飾,我還是能看出他欲言又止的動作。

  「好了。小馬,你想說什麼就說。」我抱著枕頭,縮在床上。

  「妳怎麼黑眼圈這麼重啊?」小馬湊過來,關心問我。

  我把頭矇在枕頭下。「前一陣子糜爛,這一陣子寫小說。所以就變這樣子了。還有,你有話快說,我想睡覺了。」

  「現在是下午一點耶。」小馬無奈地搖搖頭。「妳會生猴子哥的氣嗎?其實他也為妳好,不管妳是怎麼想啦。他……他這樣做也算是對大家都好吧?」

  我矇著枕頭,露出眼睛。「誰跟你說我生他氣了?我一點都不生氣好不好。反正是我自己多管閒事。」

  「閒事?」小馬有點不懂,但是沒有問下去。「妳……妳和那夏飄雪怎樣,大家是都不知道。但是,妳也不能這樣日夜不正常下去啊。」 

  我露出整個臉。「我跟夏飄雪怎樣都沒有啦。你們少亂猜了。唉,我想我也該調整一下作息。快開學了。再這樣下去,我肯定會死的很慘。」我唉唉嘆氣,無奈地看著天花板。 

  小馬沉默了一會。「找個工作怎樣?」

  「什麼?」我稍微坐起來,有點訝異。

  小馬換了一個坐姿,一手撐著下巴。「對啊。都高三了,差不多也要打工賺經驗。這樣也可以訓練一下你的負責力,多少也可以賺點零用錢,不用在家當米蟲。」

  我想了想小馬的話。說的也是,在加拿大不比台灣。大部分都是領父母的零用錢。這裡到了高中開始,就幾乎人人自己打工,車子、手機、網路瑣瑣碎碎的錢都自己在分擔。想想也對,我都快高三了,天天在家當米蟲,當得自己全身都不太對勁。

  「好吧。那我來找份工作好了。可是,你覺得什麼工作適合我?」

  小馬想了一想。「我知道有家日本料理店在徵人,聽說他們那裡待遇不錯。妳可以去問問看啊。」

  我歪頭思考了半天。「好吧。那我整理一下,現在就去好了。」

  「妳剛剛不是說還想睡覺?」小馬有點懷疑地看著我。

  我揮揮手。「既然要發憤圖強,就現在開始吧。你能不能載我過去?」

  「好啊。反正我也沒事。我去樓下等妳,妳整理好再下來。」小馬離開我的房間。

  我用了最快速度換了衣服,整理儀容。十幾分鐘後也下樓。

  十五分鐘的車程,我們到了市中心。小馬說的日本料理店,是在唐人街一家滿不錯的餐館。本來以為填一填申請表就可以走人了。誰知道老闆娘剛好有空,拉了我就開始面談。幸虧我穿得還像個人。聊了十幾分鐘,老闆娘很爽快地拍了拍我肩膀:「那,妳什麼時候有空開始上班?」

  我楞了一下。「我入取了?」

  「當然啊。」老闆娘繼續笑盈盈。

  哇!這麼棒啊?第一次找工作居然就這樣一次上壘?聽小馬他們說都寄了兩三次履歷表咧。

  「那,我在開學前都可以上早班。可是晚上不行。」我跟老闆娘商量。

  「好啊。沒問題!那,後天開始如何?」

  我開心點了點頭,老闆娘又帶我繞了一圈餐廳。還把中午的壽司打包了一盒給我。啊,真是天堂。我捧著壽司蹦出了餐廳。自從那一晚和夏飄雪的對話,我鬱悶了好久,這是第一次我開心的笑了出來。

  出了門,我叫了杵在車邊的小馬兩三聲,他卻一副所有所思的樣子看著地下停車場的鐵門。

  「小馬?」我捶了他一計。「你怎麼了?」

  小馬回過神,搖了搖頭。「沒事沒事。這是什麼?」他看我手上的盒子,發出疑問。

  「老闆娘請的壽司。」我傻笑。

  「他們用妳啦?」小馬打開壽司盒,邊吃邊口齒不清地說。

  我高興地點頭,小馬也替我興奮。「太好了。哈哈,妳還是笑起來比較好看。」他摸摸我的頭,打開車門讓我進去。

  我在小馬的車上狂吃壽司,一直沒有發現,他到離開那條街時,眼睛一直看著照後鏡,眉心也皺了起來。彷彿在思考,在煩惱什麼事情。

  而後來,我也才知道,他煩惱的是什麼。

  只是當初,我們都沒有想到。

  上班的時間在十點。接下來暑假,我都每天乖乖的在八點半起床,整理好裝扮以後搭公車上班去。為了這個職位,我還拉了小霧陪我去多添了好幾套衣服。

  沒辦法,我的職位是帶位,Hostess,也是店裡唯一個沒有制服的員工職位。我只好心痛的買了幾件比較正式的衣服裙子回來。錢還沒賺到,到是就花了一堆去。

  店裡的人都很好相處。大家來自不一樣的國家,因此廣東話、日文、馬來西亞文、泰文緬甸語都可以聽的到。大部分的人都還是用英文溝通,雖然說那文法讓我聽了以後笑到發瘋。很快的,我在店裡就混熟了,每天上午從十點上到下午兩點半。時間不長,卻很忙,因為接近市區,辦公大樓很多,每到中午就很多人湧起來。

  餐廳的人大部分都熟了,少數幾個只做晚班的人還沒有見過。不過我很欣賞這另一個做晚班的人,他剛好跟我一樣職位。每次早上接他班的時候,他總是會把吧台弄得乾乾淨淨。後來問老闆娘怎麼酒類的東西我都沒有搬到。老闆娘笑著跟我說晚班的那個代位聽說我是個女的,就貼心地把分酒這吃力的工作都做好。

  真是個好人。每次看到乾乾淨淨的吧台,還有放的井然有序的酒瓶們,我就會在心裡稱讚這一個人。

  日子有了打工,正常了許多。和店裡人打打鬧鬧久了,也比較不會胡思亂想。雖然如此,夏飄雪的樣子偶而還是會在我心裡晃過。

  他大概還是一樣揮霍他的生命吧?我常常這樣想著,然後這樣發呆著。但是,我又能做什麼事情呢?冷靜下來以後,其實他也沒錯。我的確沒有資格去插管他的事情。雖然這樣告訴自己,有些時候還是會很想去追追他的蹤跡。

  但是一天過一天,忙著忙著,這個想法終究沒有變成行動。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