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之後,我和夏飄雪的交集表面上似乎就這樣中斷了。隨著開學,我上班的時間越來越少,只有五六日三天的上午。課業繁多,也沒有機會再去PUB。雖然在同一家店裡做事情,我們卻再也沒有見過面。雖然如此,我還是不敢把飄雪也在餐廳工作事情說給小馬這一掛朋友聽。因為那一陣子亂七八糟的生活,讓身邊的朋友擔心也失望。好不容易從那個陰影稍微爬出來,我不想再被貼上標籤。因此,就連小馬,也不知道飄雪在餐廳工作。

  但是實際上卻不全是如此。在我心中有一個小秘密,那就是貼在吧台牆上的一張訂酒單。記得有一次我把需要訂購的酒名寫在訂購單上,隨意的畫上了一個類似=),這樣的笑臉,接著簽了我的名字。而在隔天,單子上也出現了一行字。

done =) snow

  我看著那幾個字,那個笑臉,還有那個簽名。然後明顯感覺到,我某部份的感情要淪陷了了。我無法說明那是怎樣的感情,但是卻清楚明白雖然表面強做著沒什麼事的樣子,心裡喜孜孜的感覺是無法形容的。

  每回上班,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衝到吧台,看這那張訂酒單是不是有了回應。而久而久之,我寫在上面的不只是酒的名稱,偶而還會在旁邊貼一小張黃色便利紙,短短寫上:「今天有XXX客人好討厭。」「long island iced tea 怎麼調?」「啊,累爆了。」這一類的小句子。

  飄雪則是會在條子下方空白的地方也短短回幾句話或者問題。就這樣,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兩個人透過一張又一張的小紙條,像朋友一樣傳話。我一直努力告訴自己,這只是很禮貌性的回話。但是依然無法壓制哪股似乎開始發芽的什麼。我假裝疏忽它,的確,這樣不見面不說話的情況下,我真的認為我沒問題的。

  後來,那一個開始下起雪的下午,讓我自己清楚的體認到,我可以說沒有,我可以強辯,但是卻無法抹煞一個事實,那就是,我著實陷下去了,往一個未知的地方直直掉落。

  十月末的天空,突然飄起大雪。走避不及,我跟小馬舊乾脆躲進了一間我滿熟的唐人餐館,決定吃它一頓飲茶。也許是香港人多,這裡的飲茶很便宜。兩三個人吃到撐,也只要花二十幾塊錢。對於窮學生來說,算是一種不錯的奢侈。自從有在打工以後,我常常沒事就跟店裡的人下班以後到這裡來,和老闆已經熟到可以勾肩搭背。

  叫了幾籠點心,我跟小馬沒什麼主題地聊天。吃了兩三口,我站起身來想去洗手間。經過一個玻璃屏風的時候,我被一道熟悉的聲音吸引,停下了腳步。

  「飄雪,你不要抽煙,好不好?」靠窗的桌子,坐著兩個人。我認出了夏飄雪,也看到了坐在他對面的Sherry。

  「為什麼?」看不見他的臉卻能感覺到他似乎在笑。

  「抽煙對身體不好。」

  「哦,是妳不喜歡煙味吧?」我看到夏飄雪彈了彈煙灰,這樣問她。

  「一半一半,可是抽煙對身體真的不好。」

  我似乎看見他揚起一個微笑。「好,妳不喜歡,我就不抽。」然後在我的注視下,他把煙放在煙灰剛裡,壓扁、壓熄。

  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覺得隨著那被捻熄的煙,我心裡的某一部份也似乎被狠狠地壓住。我茫然地走進廁所,又走出來。回到位子的時候,小馬沒有注意到我的不對,只是接聽著他的手機。

妳有權利管嗎?妳以為妳是誰?妳可不可以不要多管閒事?

  那夜的他冰冷的聲音,在我腦海裡響起。

  一霎那間,那一張張黃色紙條成了嘲笑我的最好比喻。一張一張跳了出來,上面的字清晰的浮在我腦海裡,然後那句妳以為妳是誰掩蓋了所有的一切。

  我揚起嘴角,無聲笑起自己笨。

  他當然可以戒菸戒酒戒一切,只是需要跟他說這些的人,不是我。因為,我誰都不是。

  「洛心,妳……妳怎麼哭了?」小馬收了電話,訝異看著我。

  我抬頭,迷惘地看著他,搖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