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兩個蹲在這邊吃雪啊?」第三雙皮鞋冒出來,抬頭一看,原來是小馬遲遲來到。

  「你遲到了!」我抓了一把雪站起來,丟到小馬臉上。

  小馬哇哇大叫,「哇賽,妳想死嗎?」他衝過來,抬腳往地上一踢,揚起一大浪雪,撲了我整身。

  「小、馬!」我簡直想把他的頭塞到雪裡面去。

  「好啦好啦,不鬧妳了。嘿,飄雪,你怎麼跟她在外面給風吹?」

  「她是在等妳。」飄雪聳聳肩,站起來,笑的一臉雲淡風清。剛剛那一臉差點讓我心臟停止的表情完全消失不見。

  「不好意思,塞車。」小馬訕笑。

  我瞪了他一眼,「現在是幾點,塞車?聽你放……」屁字硬生生的收住。好吧,我承認,我是個做做的女生。

  「好啦好啦,不要那麼兇啦。我們進去,風變大了。希望等一下倒數的時候不要下大雪。」

  「就是有你這張烏鴉嘴。」我堵回去。

  夏飄雪在我們身後笑了出來。

  我和小馬閉了嘴,訕訕地走進門。

  如我所料,小馬被整桌的人吐了槽。尤其是猴子哥,數落他半天。不是我想說,拜託,也不看看誰是到數第二名來的,還那麼囂張。

  難得說出人話的猴子哥在餐桌上忽然爆出一句:「啊夏飄雪,好久不見你去pub了耶。」這句話其實沒什麼,卻讓一向對飄雪感冒的阿立哥跟小霧楞了一下。好像把鑰匙開了扇門,整頓晚餐,雖然說不上和樂融融,氣氛卻也沒我想像中的尷尬。也是阿立哥跟小霧第一次跟夏飄雪共進晚餐吧,所以到現在才能發現他的話少跟一些細微的小動作。或許是這一切,讓大家的芥蒂似乎少了些。

  在餐廳吃飽喝足以後,大家又嫌一會。十一點三十分付了帳,不只我們,連店裡其他的客人都開始慢慢地往外面移動。看得出來大家都是在這裡窩到倒數的時間。

  小馬和飄雪走在最前頭,交頭又接耳的討論著飄雪的BMW,我和小霧則是聊著小說,後面接著是阿立哥和猴子哥,兩人聊著星海戰況,講得如火如荼。

  雪深,不是很好走。我小心走著,一免一下子仆到街上去,飄雪雖然和小馬的談話不斷,我卻可以看見他不時回頭看看我的狀況。其實只是很快的一瞥,我卻覺得很緩。

  還沒到廣場,人行道上就都擠滿人。大家移動的方向一致,人多又冷又熱。然後又很吵,整個市中心靠近廣場的三四條街範圍以內,就可以聽見巨大的音樂聲。上頭還有直昇機哄哄哄的飛來飛去。然後旁邊還有一堆警車,消防車(煞風景啊)就陣,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開拍什麼警匪片。

  看到廣場以後,那人真是爆多到救命。

  阿立哥叫住飄雪跟小馬,「從這邊開始要小心一點,很容易走失。如果走失了,就等散場以後在這裡見面。」他指指我們剛好經過的一家小小咖啡店門口。

  「洛心,妳這路癡不會找不到吧?」猴子哥拍了我一下,涼涼說著。

  「我、我哪裡是路癡啊?」

  「開學第一天在學校迷路三次的人是誰啊?」猴子哥繼續涼涼地吐話,讓我想吐血。

  「那叫意外啦!」我跳腳,其他人居然給我大笑。

  「不會啦,飄雪,你好好看著她厚。她真的,很路癡。」還以為小馬要替我說話,誰知道還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你們兩個不要吵了。」阿立哥沒力地看我們,「反正盡量聚在一起,如果真的走散了,來這邊集合OK?」

  大家一致點點頭。

  本來還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我,等到進了廣場以後,才知道剛才阿立哥真是有遠見。大家像在擠什麼一樣,就算手牽手都會被沖散。一開始還好,六個人還勉強可以湊在一起,然後當時間開始慢慢接近十二點,廣場上的人開始暴動起來。大家開始拼命的往前方的舞台擠去,又喊又叫。我被擠得差點仆街,站穩身子想抱怨。然後發現了一件事,

  咦,人哩?

  我轉頭左看右看,啊,不會吧。小馬,猴子阿立哥小霧,甚至連夏飄雪都不見了。看著人山人海,大家都人高馬大,根本擋住我往前看的視線,任憑怎麼拉長脖子,都只能看見別人的前胸、後背。

  我想試著小時候走失的方法,站在原地不要動。後來發現那是不可能的,人群一直在移動,就算我不想動,也會被推著跑。

  我不指望任何一個人現在會幻夢地突然出現解救我,只好拿出手機打了夏飄雪的號碼。響了幾聲接通了,我用幾乎大吼的聲音對著手機叫:「飄雪,你在哪啊?我看不到你們啦!」

  「妳不要動,我去找妳。」飄雪的聲音很模糊傳過來。

  手機吱吱的雜音讓我想摔了它,「不要動?不可能!大家都擠來擠去,哇──看吧,我又被擠到別到地方去了。」

  「妳附近有沒有樹?」

  我趕忙看,「有,左邊有一棵。」

  「去靠著,我去找妳……」

  通話結束,我瞪了手機好久。若不是還得靠它聯絡,真想把它給砸了。努力往左邊的樹移動,還真是艱辛啊。中途摔倒了一次,撞到人兩次。好不容易走到那棵樹旁邊,我急忙靠著它,怕一不小心又被推走。

  靠著大樹,果然減低了被撞的機率。我靠著它,頭低著看著自己的鞋尖,有點像做錯事情的小孩,等待夏飄雪來解救我。

  等著,我發現雪變大了。人群的情緒也越來越high,我從大衣口袋裡翻出手機,瞄了一眼,十一點五十六分了。難怪大家越來越高興。

  我悶悶站著,看著眼前的人抱來抱去,牽來牽去。

  然後十一點五十九分了,鏘鏘鏘——要倒數了呀!

  我沒力地對自己翻白眼,抬頭墊高腳看舞台上面的巨大電子時鐘寫著「11:59:35」。簡直是太完美了。

  就在我轉頭想繞到另一邊的時候,迎面撞上了一個人。抬頭一看,差點叫出來。

  「找到了!」飄雪拿著手機,揚起笑,拍拍我的頭。

  我高興地差點跳起來,直拉著他。「你跑到哪了!我還以為真的走失了,你都不知道人有多,嗚嗚,我還仆街,褲子搞不好破了……。」我嘰哩呱啦說個沒完。

  「好好好,乖乖。」他把我圍在他雙臂跟樹之間,瞇著眼睛,「倒數了,要喊大聲喔。」

  「咦?」我抬頭。時鐘寫著。「11:59:45」。也在這時候,我才感覺到那一點點新奇感。

  人群尖叫著,大吼著,舞台上的DJ透過強力麥克風音響帶動著整著幾萬人的氣氛。

  我們從ten開始數起,一開始我還很興奮地對著舞台喊著,到了five時,我回過頭來看著飄雪,然後一瞬間,靜靜地,好像什麼都被抽離一樣。

  我可以感覺到自己依然喊著:「four,three,two,one。」

  然後全場爆出了那句「Happy New Year!」

  「新年快樂,洛心。」飄雪笑著對我說。

  我露出一個大微笑,「新年快樂,夏先生!」

  他伸手,我沒有猶豫,撲進他懷裡,緊緊抱住。台上的SoulDecision開始唱歌,廣場四周的大樓爆出煙火,一次又一次在天空炫出燦爛的火花。天上的直昇機這時候全部飛到廣場中間,滿天的彩帶亮片灑了下來。

  「好漂亮,好漂亮!」我抱著夏飄雪,興奮地大叫。

  「不是嗎?」他笑。「妳看,又是一年了。」

  我笑著,眼框卻紅了。又是一年了。是啊,對我而言的確又是一年了,可是對他呢?我不想去知道那句話所包含的意義。

  不知道是亮片還是雪,白白亮亮落在飄雪的肩膀上,我靠在他胸前仰著頭,幫他拍掉。

  「如果我有多一點時間……」

  「那又怎樣呢?」我悶著聲音回答。

  「沒什麼。」他笑了,聲音淡淡地散開,被吵雜聲復沒。我想,我知道他那句話的意思,卻不願意,也沒有力氣多想。

  歌聲持續從四面八方傳進來,抒情的,溫柔的,我們靜境抱著,再也沒有說一句話。我側著臉,和他一起看著從大樓頂冒出來的煙火,靜靜地。

  只覺得這瞬間,我們被抽離。來到了一個雪白,沒有出口的地方。很荒涼,只有彼此,依賴著對方的氣息,搓著冰冷的手,呼著氣,然後告訴對方要活下去要活下去那樣堅強煙火持續散出美麗的光芒,照亮著整片天空。

  我們就這樣等著那燦爛的離開,好久,都沒有再說話。

  過了十五分鐘,煙火終於散盡,廣場的人也幾乎散光了。沒了煙火,天空暗了下來,就連氣溫都好像遽然間下降了幾度。

  「我們走吧。」飄雪稍微推開我,低低說,「到約定的地方找小馬他們去。」

  我點點頭,轉身時,感覺到他冰冷的手握住我的。這次,我沒有抽掉手。心也沒有跳的特別快。只覺得很平靜,很平靜。

  我們牽著手,依靠著,往那間咖啡店的方向走去。沒有開口說話,也沒有抬頭低頭看對方,眼角不經意去看見緊握著雙手,只覺得暖暖的。我看前方,白雪茫茫,一排被人群踩出來的腳印子模糊的印在路上。只覺得,長路無盡,而我希望能這樣跟他牽手走下去。

  一直,走下去。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