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像是暴風雨要來臨前的寧靜。

  三月末裡,卡加利來了一場措手不及的大雪,短短一個晚上,雪已經深厚到五六十公分。說是暴風雪,一點也不為過。

  三月天的下起暴風雪,我只能邊詛咒邊無奈地剷雪。別說是我這個搬來卡加利幾年而已的外地人無法適應這種猝來的風雪,抬頭看看左鄰右舍。車子卡在雪中的怒罵,跟我一樣大清早就皺眉苦命剷著雪的鄰居們,對於這突來的風雪也無奈至極。

  但是在怎麼抱怨,雪還是得剷。來卡加利也四五年了,即使還是不習慣每每春和日麗的三月天甚至與五六月天忽然下起大雪,生活還是似乎在不知不覺中接納了這樣的意外。

  累到全身無力,凍到鼻子快掉了,我終於把該剷的人行道和車道清理完畢。顧不得身上還有一曾雪,馬上衝上樓泡了一杯咖啡,邊抖掉自己身上的白雪,邊呵著氣捧著熱咖啡。

  春假第二天的早上九點就讓我出賣勞力,真是好的開始。在心裡嘀咕,打算喝完咖啡回去補眠。

  電話響了,在我洗杯子的時候。我討厭早上打電話來的人,通常都是擾我清夢,「Hello?」我把聲音降到跟外面雪天一樣的冰點,打算讓對方知道我的不高興。

  「洛心?」溫和的聲音傳來,我馬上認出對方是誰,冰點遽時升高好幾度。

  「飄雪?怎麼了?」聲音回覆溫度,我看了看錶早上九點半多,他應該是在上班途中,沒理由會打給我。

  大概剛剛聽出我冷凍的聲音,他問:「妳手機沒開,我是不是太早打電話了?吵到你家人嗎?」他不及不徐地問,聲音總讓我覺得像太陽一樣溫暖。

  「沒有沒有,」我乾笑,「我只是剛剷完雪,很累所以口氣差了點……」

  那頭傳來他笑聲,「嗯……可以叫我去幫妳啊。」

  「沒關係啦,我自己來就好。」我傻笑,繼續沉溺在他暖暖的聲音裡面。

  「洛心,妳有小馬的電話吧,可不可以給我?」他問,而也在這時候我才聽出他聲音有點不同。平常飄雪說話雖然也都輕輕的,但是不像今天,感覺好薄,好空的感覺。

  不過沒有多想,我上樓翻電話簿,邊走邊說:「好啊,你等等噢,我上樓翻電話簿。」

  「妳跟小馬不是很熟,怎麼電話還沒背起來嗎?」他似乎有點笑意,只是好淡。

  「我……」感覺到他在笑我,我結巴起來.「我很不會記電話號碼嘛……不過你的我有記住哦!」我討好地說。

  他笑,「眞乖,該賞顆糖吃。」

  「啊,找到了,小馬的電話,」我唸了一串數字,「飄雪你找小馬做什麼?你們要出去玩嗎?我也要去!」

  電話那頭頓了頓,「我……是想請小馬來載我。」

  「怎麼了?」

  「我的車出了一點問題,沒什麼的。」他笑,卻有點猶豫。我一聽就知道他在騙我。猛然想起去年他身體不舒服時,聲音也是像現在薄弱,心中警鈴大響。

  「騙人!你是不是不舒服了?發生什麼事了,你現在在哪?」

  「妳別擔心,沒事的,我打電話給小馬,晚點再跟妳聯絡好嗎?」他依舊那麼溫和。

  「好……好吧,那你一定要跟我連絡!知不知道?」我交代,而在他知道兩字中,我們互相收了線。

  我拿著電話本,楞在房間,想睡覺的心情也沒了。越想越不對,我索性拿起電話打給小馬,而那端的小馬也剛好跟飄雪通完電話。我要求小馬先過來我家接我,再一起過去找飄雪。

  換掉衣服,我坐在門邊等小馬,心裡總覺得怪怪的……

  很怪很怪,卻說不上來,而我知道我討厭這種感覺。

  心慌的感覺。

  等到到達飄雪的所在地,我才明白他口中的「我的車出了一點問題」,究竟是什麼問題。老實說看到那場面的時候,我差點沒瘋掉。

  那是主要幹道,除了天空還是瘋狂的下著雪,旁邊的車子還一直呼嘯而過,而夏先生他老兄的一點「問題」就是……他那台黑色的BMW,整台車就這樣滑落然後卡在在大馬路旁邊約兩三公尺深的壕溝。整個車身頭向下,成將近六十度角。

  小馬看到以後下巴差點掉下來,他比我更快一步衝到站在拖吊車旁邊跟工作人員講話的飄雪旁,「夏飄雪,你你你發生什麼事情,怎麼車開成這樣?」

  我還是不敢至信的看著那台BMW的車屁股,腦中一片空白。

  「沒事的,雪太大了,一下子沒穩住滑掉了。」風很強,車子呼嘯聲很大,我還是可以很清楚聽見他這樣回答。

  我就那樣楞楞地看著車尾,直到飄雪跟小馬走到我旁邊,「怎麼不去車上等,妳看妳淋的一身雪,感冒就不好了。」飄雪邊說,邊拍掉我頭髮上的雪,然後牽起我的手往小馬車的方向走去。

  我呆楞的回頭指著那台被白雪蓋起來的車,還有已經開遠的拖吊車:「你……你的車怎麼辦?」

  「雪太大了,托掉人員說等天氣好一點再過來拉。」他解釋著。

  我這時候才真正感覺到他握住我的手,晃了晃他的手,飄雪低頭看我,「飄雪,你……你臉色好白。」眼睛一熱,我居然差點哭出來。

  「沒事的,天氣冷大家臉色都會很白,嗯?乖。」他將我拉近,安慰我。

  我知道不是這樣的,可是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隨著他上了小馬的後車座,一路上只茫然的聽見小馬跟飄雪的對話,至於他們說些什麼,我無法辨認。

  我想小馬大概也是被那景象嚇到,平常雪地開車就很緩慢的他,這趟車程更是放慢了速度到極點,花了好久的時間,才到了飄雪家大樓下面。

  小馬也沒多說什麼,叫我們小心一點以後,就離開了。

  上了樓,飄雪幫我脫下外套隨手掛在倚背上就轉身到咖啡機前面泡咖啡。我頓了頓,才走過去從在他背後輕輕問:「怎麼回事,車子怎麼會開到壕溝裡面去?」

  飄雪轉身遞了咖啡給我,扯了一個勉強的笑容,「因為是雪下太大了,不過……早上開車的時候就覺得不太舒服,頭有些暈,什麼東西都模模糊糊的……今天應該是雪滑了,轉彎的時候視線突然很模糊,等我回神車子就滑下去了。」

  「那你還開車!你應該在家休息啊。」我不高興地推了他一把。討厭,這種天氣翹班的人一堆,何況是身體不舒服!眞不知道該罵他笨蛋還是誇獎他的責任心。

  「我也不知道會這樣,」他喝了一口咖啡,「最近開車都這樣……所以就沒什麼多注意,不知道會變這樣。」他解釋著。

  「最近?」我坐在椅子上,不滿的提高聲音。

  「嗯。」他點了點頭,瞬間氣氛有點僵硬。

  我不想多想,真的不想多想。

  而我想飄雪也是吧。咖啡在手上都冷了,我們依舊沒有開口說一句話,但是我想我們心中想的東西是一樣的。

  過了好久,我起身拿走飄雪桌上冷掉卻只喝了一口的咖啡,蹲在他前面握住他的手,抬頭,「飄雪……我想呢,以後不開車會不會,嗯,比較安全些?啊我是說交通工具方便呀捷運公車的,還可以省油錢,喔喔還有可人人做環保……」我覺得我又開始胡言亂語起來了。

  他笑得有些無奈,沉默了會,就在我開始要唱起地球村時。他一把拉起我,將我擁入懷中,悶在他胸膛裡,也打斷了我的胡說八道。「好,人人做環保,我不開車了,嗯?」

  我點頭,我一直點頭,眼淚也沾濕了他的襯衫。

  那天晚上,我並沒有回家。

  撒了幾個謊,拜託了小馬,騙了老媽。心中有一些抱歉,卻沒有多少後悔。放下電話,我轉身俏皮地對坐在沙發上的飄雪行了一個九十度的禮:「今天就麻煩妳多多照顧了!」

  他一直沒有紓解的眉頭,終於鬆開,笑了出來,「不怕我把妳吃了?」

  我伸出食指,挑釁似的對他勾勾手,「來啊!如果你有那體力!」

  他哈哈笑了出來,「妳這小鬼……」頓了一頓,他才有點猶豫開口問,「這樣真的好嗎,我是說妳媽媽那邊……」

  我擠到他旁邊,「沒關係的,就這一次就好了,好不好?讓我任性一次,一次就好了。」

  他笑,很疲憊的樣子,笑容卻還是溫和的。

  看著他疲憊的臉,我自告奮勇的到廚房弄了簡單的晚餐,下場是差點沒燒了他的廚房。媽,對不起,我以後一定會好好跟妳學習。飯後,兩人窩在沙發前看康熙帝國,手中捧著熱可可,肩靠肩。飄雪堅持不肯去睡,我也只好讓他陪我看這部其實我也看過兩三次的連續劇。

  將近黃昏時,兩個人的精神都因為折騰了一天加上緊繃,終於都宣告棄甲。

  「我想睡了。」我伸個懶腰,順勢躲進他懷裡。

  「那妳去洗個澡吧。浴室上面有乾淨的浴巾,旁邊的櫃子有浴袍,妳可以拿去當睡衣穿。」

  「什麼浴袍?」我嘟嘴,「這時候你要貢獻出你的襯衫還是T桖才顯得風花雪月,懂嗎?夏大情聖!」

  他笑了出來,伸手揉了揉我的頭髮,「妳真的要我可以去拿給妳。」

  「三八!」我笑,起身進了浴室。

  有點想賴在他的浴缸裡不起來,看著熱氣瀰漫了整間浴室,我眼裡也起了霧。這些日子以來和他相處的點點滴滴,全部湧上心頭。從一開始的對勢,到中間的曖昧不明,然後走到了現在。雖然大家依然覺得像霧裡看花,完全看不透我們兩個究竟要走去哪裡。我卻深深明白,我們,那兒也走不了……

  走不了。

  早上的事情,雖然誰也閉口不談,雖然他也微笑帶過。卻藏不了事情。飄雪的身子越來越差,餐廳的工作也減掉了一大半班次。很多微小的細節都在提醒著我們某些事情。很小,卻又很不容忽略。

  我不要失去他。

  眼淚掉了出來,深呼吸,我把自己埋進熱水裡試圖想減輕臉上被眼淚滑過的灼熱感。

  窒息感好重好沉,快……找不到出口了。

  我啜泣著,邊探出水面。整理好心情,開門而出。

  飄雪坐在床邊,看見我頭髮濕答答的滴水,搖了搖頭。「小狗嗎?頭髮快去用乾。」

  「我怕你不見。」眼睛紅紅的,我有點哽咽說著。

  他楞了一下,起身幫我拿毛巾,走到我前面替我擦起頭髮。我看不清楚他的臉,卻能聽見他淡的說:「不會的。」

  他遞給我吹風機,我再次躲到浴室吹乾頭髮,順便吹乾我拼命掉的眼淚,而再次走出浴室時,他依然坐在那裡,看著我。

  「我……想辭掉餐廳的工作,妳說好嗎?」

  「為什麼要辭掉?」我問。

  「身體真的不行了,以前太愛玩了,果然報應。」他自嘲地笑,惹得我瞪他。「不過,最主要的原因……」他看我,「我想,多陪妳一些時間。」

  我站著,不知道花多少力氣才沒有哭。

  他伸手,我很自然地躲到他懷裡。說過了,很多一切都不需要說明了,我跟他是什麼,會怎麼走下去,我已經沒有要思考,也不想要一個卻確的答案。

  我只知道,我現在離不開他,我放不下他。感覺只要我一轉身,他就會消失一樣,我透過窗戶看見外面黃昏的夕陽,還有已經不見蹤影的大雪。

  夏飄雪……

  但願你不要像你的名字一般;夏天的雪,那麼美,卻來的快去的也快……

  不要,不要像你的名字一樣。

  不要,好嗎?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