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Dal segnao

  桃園機場是一個讓我情緒很複雜的地方。

  97年透過它我飛往加拿大,關上了台灣的門,卻也開啟了另一扇窗。很多年以後,我都不趕去想,那扇關起的門後,又鎖走了多少人。零三年時,我二十歲。距離離開台灣的十五歲已經過了五年。我每年回台灣,離開台灣,都會轉過桃園機場。人來人往,每次的離去,都是傷心。我捨不得台灣,卻從來沒對父母說過什麼。因為我知道,開口只是徒傷悲。我在加拿大過得很挫折,格格不入,但是台灣的一切又離我越來越遠。我斷層的記憶從來沒有被銜接起來,只倉皇地留了個斷點,所以我兩地漂流找不到句點,開不了新的章程,就留個逗點在那邊。騎虎難下,因此我只能裝作自己很有目標地往前走。拉著行李箱,抿著倔強的嘴角,不敢開口說自己想回家了。一年又一年,我漂浮在兩地之間,像隻鬼,一直無法往前走,卻又回不了頭。因此每年,我只能在桃園機場假裝自己很有計畫性地拖著那個逗點往某個登機門走。

  我拉著行李,在一排免稅商店前站著。離我登機還有一個多鐘頭,我抬頭看看告示牌上寫著從LA回來的班機已經到達。隨著一浪又一浪湧來的旅客,我睜大眼睛想著認出那個我從來沒有碰過面的人。

  人潮都散去了,我沒看到任何一個好像似乎會來跟我相認的人。到底是誰想到這個壞主意的,在機場相認,我嘆氣。等到人潮散去了,我拎著那本書,然後忽然看見一個穿著白色上衣,刷到泛白牛仔褲,頭上帶著鴨舌帽的人,站在免稅商店靠近走廊的菸架旁,手上拿著一包白色的Marlboro。引起我注意力的不是他那身格格不入的白,而是他頭頂那頂鴨舌帽,冒著兩個牛角。

  然後他看看手裡的菸,又抬頭看看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麼。天花板,怎麼會想要看天花板,我也不知道。那兩個小牛角隨著他一揚一低的,彷彿像隻初生的小犢活了過來般好奇地打量身邊的一切。我的視線隨著他走進免稅商店然後消失在一排又一排的商品過後。

  去結帳了吧我猜,所以我拉了行李箱跟了上去。轉個彎,我果然看見那頭白色的小牛在收銀台前排隊的人群中站著。不知道怎麼著的,那排人全都穿著深色的上衣,就他一個人白衣顯得特別注目。我忽然想到上學期剛上完的希臘神話史,變成一頭白色公牛的宙斯,隱藏在一群平凡的牛中。那麼令人不敢直視。

  他結了帳。然後走出了免稅商店。接著他拎著那包白色的Marlboro,走著走著。然後那頭牛就走到兩排免稅商店中間的詢問處,杵定。

  我眨了眨眼。

  再眨了眨眼。真的還假的。那是我跟孫詠渟約定的地方。透過他姊姊,我們在MSN(多青春的年代)約好在兩排免稅商店中間的詢問處見面。

  那我要怎麼認出你啊。那時候我這樣問。

  就靠心電感應啊。他回答。

  感應你個……我記得那時候我超無力的。

  不過你不覺得人跟人之間有時候真的就是靠那個心電感應嗎?不然這麼多人,怎麼會你跟我站在這裡。一班那麼多同學,怎麼會就他跟他特別好。心電感應,你要說的是緣分吧,笨蛋。

  所以我走上前,隨著行李箱輪子喀啦喀啦的聲音越近,他似乎也感覺到有人正直線地往他的方現前進。因此他緩緩地轉了頭往我的方向看過來。那瞬間也不知道怎麼著的,明明可以直線撞入他的軌道,我卻選擇轉了方向,在他能清楚看到我之前,故意右轉,然後繞過詢問台,繞了個半圓,隱藏在人群中來到他的右手邊。他依然好奇地往他的左手邊望去,沒注意到杵在他右邊不過半公尺的我。

  「看這邊。」然後不知道為什麼,我開口這樣對他說。不是你好,或者嗨,還是喂。

  那頭小白牛聽話地轉了頭。踩著平底鞋的我得稍微抬頭才能看到他的臉。鴨舌帽遮住了他的雙眼,不過我看見他笑了出來,然後一把脫掉他的帽子,揚起一頭亂髮。長途飛行的倦容寫在他臉上,我完全能懂,只是那疲倦的臉卻又那麼神采飛揚。

  小牛不見了。變了個人出來。

  不知道當年被綁架的歐羅巴從白牛身上下來以後,轉身沒看到牛,卻看到宙斯的那瞬間是怎麼想的。大概像被雷打到吧,畢竟他是雷神。好無聊呀我。

  「小姐妳的登機證掉了喔。」路過的旅人忽然推推我,阻止了我的胡思亂想,然後指著我身後一步遠的地方。

  啊,我楞了一下。說了聲謝謝趕忙轉身蹲下,什麼時候掉的?

  我撿起登機證,我站起轉身卻發現身後的牛,啊我是說人,已經不見了。我正納悶時,聽見身後傳來他的聲音開玩笑似地學我剛剛的話。

  「嘿,看這邊。」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調皮地繞到了我後邊。

  我隨著聲音再度轉身。

  然後我們相視而笑。

  剎那,你有沒有發現,八月艷陽高照的桃園機場,閃了雷。





europa 

by ketrin1407,
Paul Manship, 1885-1966 - The Flight of Europa, 1925 right, 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 July 2010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sonia
  • 謝謝你再次提筆寫作:)
    初中的時候已經開始看你寫的小說 當時覺得留學好遙遠 但現在隻身來到英國獨自一人時就覺得時間真的過得很快 很多時候 身邊的人事物都在逼自己成長 就像你的故事一樣 看似悲傷 但也只不過是長大了
    未來的日子繼續加油喔!:)xx
  • 謝謝經過這麼多年你還在。
    希望這次的故事能給你共鳴。--那屬於流散在他鄉的我們以及年輕吵鬧的聲音。
    xoxo,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於 2016/01/07 22:58 回覆

  • 訪客
  • 從03到16,感謝妳的小說陪伴著也是離鄉背經在外讀書的我,妳的文字真的總是能觸動心底一再壓抑的一些回憶.一轉眼,從小學畢業就來到這陌生的國度,時間真的過得太快,隻身在外不得不被逼著成長.不管是身處異鄉還是偶爾回到臺灣,我們都顯得格格不入,但那都不重要了.希望未來可以看到更多妳的作品,加油!=)
  • 你跟我有不同的回憶,卻很相似的生命經驗軌跡。
    蜃棄樓其實就是為了『我們』這樣一群人寫的。
    很希望,很希望新的作品能夠繼續陪伴你。
    我們動盪的靈魂,在文字裡面,互相扶持。
    xofh

    fallingheart 於 2016/01/16 01: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