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烤肉這種東西,我們幾乎年年辦。不過,這次剛好遇上了兩個學長脫離苦海,所以情況就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首先,除了肉比平常多以外,我們還多了一樣東西烤。

  那就是考卷和報告。

  沒錯。烤肉結束了以後,猴子哥突然從房間裡面抱出一箱的稿卷和報告,正當我們二丈金剛摸不著頭緒的時候,猴子哥一臉氣憤地拿起一疊考卷。

  「知道我的青春都在哪裡浪費掉了嗎?」猴子哥邊揉考卷,邊開始滔滔不絕。

  大家一至有默契的搖頭,讓猴子哥繼續高談下去。

  「我的青春,就浪費在達令頓的身上。」猴子哥悲痛地說著。「高中三年我念了五年,其中有四年的光陰都在她這死女人身上。知道嗎,我這一輩子還沒浪費這麼久時間在同一個女人身上。而現在,我解脫了。」說完,他把考卷丟進了熊熊烈火中,邊丟邊念念有辭。

  後來小馬猜測他念的大概是大悲咒,往生經那一類的東西。

  大家起鬨似地把考卷報告,到最後連教科書都往火堆裡丟,在場的人幾乎都受到達令頓的折磨,因此考卷雜的特別起勁。幸好達令頓老師不住在這一帶,不然看到這種舉國歡騰的場面,肯定氣到吐血。

  連我這個跟畢業和達令頓都扯不上關係的人,都玩的很起勁。小馬更誇張了,興奮到跑回車上拿了他這學期的理化實驗報告,也起鬨地往火裡丟。

  「小馬!」我眼尖瞄到,趕忙伸手想去撈。開玩笑,他還沒畢業耶。

  「沒關係啦!」小馬痞痞地一笑。「這科我已經過了,沒問題的。」小馬信誓旦旦地說著。

  後來,聽說理化老師要全班把報告交回去當作總成績的評論之一,小馬差點沒跟老師下跪,才沒被當掉。那一陣子總看見小馬跟在理化老師前後,端茶送飯的好不認真。

  我想,小馬如果早知道,就不會去燒報告了吧?

  烤完肉,大家窩在客廳裡看猴子哥租回來的錄影帶。等到片子看完,大家都笑夠鬧夠以後,已經十點多了。

  正當有人拿出撲克牌準備招樁腳的時候,小馬大概是喝了一點酒,變得有點high,高興地站在客廳的桌子上。「我們去PUB跳舞慶祝好不好啊?」

  我們的尺先生,阿立學長看了一眼鍾,破天荒地開口說:「可以啊。還不是很晚。」

  「阿立,你開翹了哦?」猴子哥不可至信地看著阿立學長。

  「畢業這種事,只發生一次。好好慶祝也好。」阿立學長微笑,說出非常有建設性的話。

  大家被他正經的口氣笑的東倒西歪。

  而我這時候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連忙舉手發問:「等一下。你們都滿十八了,可以進去。可是我還沒呀,小米也沒有。」我指了指在一旁一臉酷樣的小米還有無辜的自己。

  「那家PUB我很熟,放心啦。不會檢查妳的ID的。」小馬跳下桌子,拿起車鑰匙。「那說走就走吧。」

  「等一下。」阿立學長突然伸手拿走小馬的車鑰匙。「你們都喝酒了,就我開車吧。開一台車就好。」不愧是阿立學長,在瘋狂之餘不忘遵守國家守則。

  「對哦。」小馬吐吐舌頭,乖乖地把鑰匙交給阿立學長。

  而最後一群人吵吵鬧鬧的結論,就阿立學長,猴子哥,小霧,小米,小馬和我要去PUB,其他的人都選擇回家。

  一路開到了市區的pub,小馬跳下車立刻三兩下找出了經理。只見經理笑的溫和,另外開了一扇門讓我們進去。惹得旁邊排隊的人直喊XXXX。

  進去PUB,老實說我嚇了好大一跳。

  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來這種場所哦。所以心撲通撲通的跳,可能一半也是因為我是非法入侵。PUB裡面的音樂大聲到我覺得血液都跟著在打節拍,我想心臟爛一點的人可能會在這裡心臟病突發。

  音樂聲可以忍受。可是讓我頭昏的,是那彷彿幾沙丁魚一樣的人潮。讓我想起台北上下班時的捷運車箱內,真的是動彈不得。

  擠入人潮的時候,小馬抓住我的手叮嚀我要跟好,不然會跟丟。這大概也是我自從長大以後,第一次跟人手牽手是因為怕走失。可是人真的是多到爆。大家人擠來擠去,煙味酒味直接竄進我嗅覺裡。黏黏的很不舒服。

  好不容易我們一群人擠到了旁邊的座位邊,找了一座沒人的沙發椅,大家彷彿鬆口氣的跌坐在上面。

  「好多人哦。」我貼在小馬身邊大聲說。

  「妳說什麼?我聽不到!」小馬誇張地大吼,差點震迫我耳膜。

  我只好趕緊搖頭,閉嘴不打算說話。

  「猴子,要不要……算了。」阿立學長正左看右盼的問大家要不要飲料,問到猴子哥時,突然噤聲。大家隨著他的視線看過去,果然發現猴子哥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搭上了某一位美女,正坐在角落的桌子上淡笑風聲。

  「靠,妳哥速度真快。」小馬嘖嘖地對小霧說。

  小霧則是裝做聽不見。

  過了沒多久,阿立學長和小霧,小米就下舞池跳舞去了。只剩下我和小馬兩個人在沙發上對看。我大概是水喝太多了,突然想上廁所。

  「小馬,我去廁所。」我推了推跟著音樂節拍搖頭的小馬。

  「知道在哪嗎?我帶妳……」小馬站起來,又跌了下去。

  好吧。看吧,喝多了吧!

  我睨了他一眼,「你坐著醒酒吧!」我把手上的冰水塞給他,「我知道在哪裡。還有,別喝了啦。不能喝就別亂喝。」看著小馬滿臉通紅,我出聲警告。

  小馬搖了搖頭。「那妳小心點,我醒一下就好。」說完,他灌掉我整杯冰水。

  我則往那沙丁魚人群擠了進去。好不容易讓我找到了廁所。一進去,一堆花枝招展的女生在裡頭撲粉補妝,不然就是蹲在馬桶前吐。

  太誇張了吧?

  我趕緊找了一間比較乾淨的廁所躲了進去。出來以後到洗手台往臉上拍點冷水,冷卻一下體溫。喝了一點小酒,加上音樂的正奮,我發現自己鏡子中的臉紅通通的。看起來好像灌了什麼烈酒一樣。

  整理了一下,我離開了洗手間,再度擠進人群裡,走沒兩下,我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忘記了小馬他的是坐在哪裡!?

  嗯,很好,路癡的本領過然很適時候的顯現。我皺眉頭,東繞西拐的,好像是這邊,不對。應該是另外一邊,也不對。繞了兩三圈,我開始急了起來。尤其當我發現身邊的人變得很奇怪。比如,左手邊的男女已經差不多『做』了起來,還有右手邊的男生正用很奇怪的眼神看我。

  我趕忙逃離那個地方。這一鑽,又更加迷路了,已經完全失去方向感。繞來繞去,就是找不到小馬他們的位子,就連想折回去廁所從新開始,也找不著廁所。洋將們個個人高馬大,一百五十幾的我完全被擋住視線,幾乎看不見前方有什麼。

  突然間,感覺到有人在我臀部大力的捏了一下。

  「哇!」我尖叫,趕忙回頭,看見一個喝得醉醺醺的金髮洋人對我眨了眨眼。此時,我完全不顧對方是不是帥哥,臉一皺,一陣委屈,趕忙烙跑。

  邊跑,邊不爭氣的紅了眼框,只差沒掉眼淚。早知道就讓小馬跟著我,現在也不會變這樣。我沒頭緒的亂鑽,眼框已經濕潤,大概只差一點就可以哭出來。

  就在這時候,突然有人從我身旁握住了我的手。我嚇了一大跳,有了上次經驗,這次想也沒想,連忙甩手想掙脫掉。

  可是那隻冰冰的手握得緊,我甩了兩三下也甩不掉。

  不會吧──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