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分類:夏飄雪 (3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七八月太陽很大,我的墨鏡幾乎不離身。不過印象也只到此而已,等我發現自己已經把全部短袖的衣服收在櫃子裡時,已經又是接近聖誕節了。

  餐廳的工作還是天天那樣持續繁忙,大家也都回到自己的軌道上。失去一個人,似乎像在湖面丟了一顆石頭,漣漪不小,卻終究會平復。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洛心,妳……妳聽我說……飄雪、飄雪走了。」小馬顫抖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過來。

  「小馬……你、你說、你說、說什麼?」什麼都還沒有弄清楚以前,我只征住,突然覺得所有的聲音都被抽離,然後一股寒從頭竄到腳。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知道能不能說後悔。

  我盡力珍惜過每一分鐘了,真的我盡力了。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春假過完沒多,不過才四月中,一切就開始變樣。

  飄雪昏倒了幾次,原因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在我能清楚一切的時候,他自己通知了父母,而且入了院。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切像是暴風雨要來臨前的寧靜。

  三月末裡,卡加利來了一場措手不及的大雪,短短一個晚上,雪已經深厚到五六十公分。說是暴風雪,一點也不為過。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常常會思考,一個人的生命,究竟燃燒到什麼樣的程度,才能算是燦爛。尤其在遇到夏飄雪以後,這問題更是如揮不去,有時甚至一早醒來,就這樣愕楞床上好幾十分鐘。腦中思考的不是一天的開始,而是他那個淡淡的笑容。

  其實到了後來,該曖昧的都過了,該默認的也都無聲了。我不否認我對夏飄雪的感情,卻也深深覺得單純用愛情兩字形容我跟他又太簡單了一點。但是究竟什麼字眼適合,老實說我也不清楚。而眾人所說的男女之間無純友誼,我也懶得去辯解。反正就這樣吧。我挑了最簡單的關係形容法去看待我跟夏飄雪。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們兩個蹲在這邊吃雪啊?」第三雙皮鞋冒出來,抬頭一看,原來是小馬遲遲來到。

  「你遲到了!」我抓了一把雪站起來,丟到小馬臉上。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聖誕節,店裡很忙。

  不過有些習俗,還是無法真正的融入。我草草寫了一張卡片給住溫哥華的親戚,就沒有其他祝賀的打算。除了在店裡說了不下上百次的聖誕快樂,沒什麼讓人值得回憶的片段。還記得回家時,累死在飄雪的車上,連作夢,都夢見一杯又一杯的飲料追著我跑。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聖誕節的前一個夜晚,人說的聖誕夜。我不但沒有感恩的心情,還無聊到溜到夏飄雪家,在他讓人眼花撩亂的大書櫃前挑幾本世界名著來培養氣質。

  後來他手上拿了兩條,嘴上咬著一條,走出房間,看見他皺著眉頭的樣子,我差點笑到把整個書櫃給推倒。(人類的無限潛能?)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一個擅長熬夜的人,今天我卻覺得很累。喃喃自語,重複念著那幾句話,腦袋昏昏沉沉的,很快就失去知覺。什麼時候變得靜悄悄,我都忘了。只知道頭劇烈痛起來的時候,我聽見有人在我耳邊對話。

  「真的不行了?」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知道是我太過心急去追著他的腳步,還是飄雪刻意停留下來等我,我只知道從那天之後的我們,變得異常的接近,近到連我自己都不得不承認,早就跨越了我一直堅持的一條線。

  有意無意間,總是特別喜歡逗留在下班以後得那幾個小時。從十一點,十二點,一點,兩點。我看了一眼手錶,很好,三點十分,我們還坐在一家中國餐廳裡對望。凌晨三點多,我不是那種沒人管的小孩,或者說,我媽不是放任我到處亂跑的母親。我只是一直在利用一個滿卑鄙的方便。那就是一種存在於我跟我媽之間的信任。我不知道為什麼,從小大到大我就不是一個很乖牌的小孩。我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容易受到別人影響,學長說我是迷路軍團的團長。可是,老媽卻從來不等我的門。不管多晚,她會留一盞燈給我,可是不會等我的門,不會像同學的母親一樣,每次晚一點回家就要起革命。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抱著那杯咖啡,心裡七上八下走過去。「Hi。」這輩子不知道說過多少次嗨,惟獨這一次說的最難過。

  大鬍子流浪漢聽到我打招呼,抬頭有點疑惑的看了我們一點。然後居然很快站起來,露出一個大微笑,「Hi。」他的招呼很大聲,很爽朗,一點彆扭都沒有。相形之下,我居然有點臉紅剛剛自己明顯的不情不願。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後來也就這樣。

  我們上班見面,下班他總是會載我回家。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抹乾眼淚,瞥了一眼放在後座的外套,沒有什麼猶豫拿了外套,也跟著下車。我走到夏飄雪身邊,少了高跟鞋,他現在看起來真是高不可攀。「外套。」

  他低頭看我,「妳穿吧。我不冷。」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你的身體開車沒問題吧?」我繫好安全帶,轉頭有點擔心地問他。

  他揚起聲音,「怎麼?不敢給我載嗎?」他的聲音很平平的,讓我不知道他究竟是開玩笑還是生氣了。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發現到自己走樣的心境以後,我慌了很多天。而愛面子的我,不敢找人吐訴心事。當初一群人擋在我前面,叫我不要跳。如今我自己一頭栽下去,即使再痛,我也不敢唉。何況,我也不清楚究竟自己是栽到哪個坑裡頭去了。

  藏著一個秘密在心裡的感覺很不好受,想找人說話,卻沒有辦法。於是我開始對自己心理催眠。首先,把夏飄雪的缺點全部列出來。比如:他很花,他喝酒,他抽煙,他爛交,他不務正業。然後接著拼命告訴自己他只有那張臉好看。最重要的是,他有白血病。這一點,我承認很卑鄙。不過我也得到報應,因為只要想到白血病,我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夏飄雪缺點一覽,就又全部宣告瓦解。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夜之後,我和夏飄雪的交集表面上似乎就這樣中斷了。隨著開學,我上班的時間越來越少,只有五六日三天的上午。課業繁多,也沒有機會再去PUB。雖然在同一家店裡做事情,我們卻再也沒有見過面。雖然如此,我還是不敢把飄雪也在餐廳工作事情說給小馬這一掛朋友聽。因為那一陣子亂七八糟的生活,讓身邊的朋友擔心也失望。好不容易從那個陰影稍微爬出來,我不想再被貼上標籤。因此,就連小馬,也不知道飄雪在餐廳工作。

  但是實際上卻不全是如此。在我心中有一個小秘密,那就是貼在吧台牆上的一張訂酒單。記得有一次我把需要訂購的酒名寫在訂購單上,隨意的畫上了一個類似=),這樣的笑臉,接著簽了我的名字。而在隔天,單子上也出現了一行字。

文章標籤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準時八點半起床準備上班,兩個特腫加特黑的眼圈,讓我詛咒了好一陣子。

  幸好粉底還有暈黃燈光這時候起來作用,雖然看起來又一點憔悴,還不至於會嚇死人。在餐廳做正式營業前的準備工作時,我都心虛低著頭。雖然昨天稍微解釋了一下,眾人的眼裡卻還是有藏不住的好奇心。Maki在後頭的更衣室遇到我,拉這我就問。「洛心,妳沒事吧?眼睛怎麼種成這樣?妳哭了嗎?」大概是嫌我不夠丟臉,她的聲音挺大的,整個廚房的員工都豎起耳朵。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暑假快結束的時候,老闆看在店裡很多工作人員都要回歸學子身分。因此一時興起的舉辦了一個party。寫了一張大紙條貼在廚房的牆上,上面寫著星期五下班以後,大家一起去PUB狂歡。最重要的是,老闆請客哦。

  老闆請客,這對我們來說是莫大的吸引啊。我連考慮都沒考慮,就被其他同事們拉著去簽名。嘻鬧中,我瞄到那張紙條上有一個挺熟悉的名字,正想湊過去瞧瞧,外面的客人又點了飲料,我只好再度回到工作崗位。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夜的狀況,猴子哥自己做了結論。他斷定我迷上了夏飄雪,為了不讓我陷下去。他拒絕再帶我去PUB。這樣的情況,小馬後來也得知。他有意無意的跑來我家找我,可是即使再掩飾,我還是能看出他欲言又止的動作。

  「好了。小馬,你想說什麼就說。」我抱著枕頭,縮在床上。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