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其他女生生理期是怎麼過的。

  但是我至少可以肯定,不會像我這樣……舒適享樂?

  其實說享樂也是騙人的,從第一次開始以後,每次的生理期就是我地獄的開始,也不知道怎麼著,我比其他人更容易經痛。生理期的前兩三天我就會開始腰酸,偶而還會抽痛。生理期第一天,喔喔,還真是痛到驚天動地哪種排場。一定得在一大早吞止痛藥,不然下場就是倒在保健室。

  那舒適享樂四個字從哪來的?

  就是從那個一球打出我第一次的孫力揚身上。

  「班長!外找!」我窩在座位上面,有一口沒一口地吃著便當,猛然坐在我前面跟我分享同張桌子的林阿桃忽然吞下了她的花椰菜,然後尖銳大叫。真是奇怪了,她是怎麼能夠在咬花椰菜的同時,還斜眼看到站在後門的孫力揚?而且我明明就坐在她對面,需要這樣大聲叫嗎?彷彿怕大家都沒聽到一樣。

  我瞪了她,吞下我的半口滷蛋,站起來,用著有點怪異的姿勢一步一步緩慢地往門口走去。這種事情大家都碰過吧?那個來,痛得半死,又要強裝堅強,不然被看出一點端倪,又免不了要被班上的死小男生嘲笑捉弄一番。也難怪班上一些女生寧可冒著生理痛的危險,體育課還是硬著頭皮下去參與。

  「妳又在痛了喔。」孫老大站在門口,穿著糾察隊的制服,神氣八百的,不過口氣乖馴得跟頭小狗一樣。

  我白了他一眼,「你說呢?」

  他沒吭聲,把手上的塑膠袋拿給我,「這些給妳。」

  我接過塑膠袋,翻翻裡面的東西,都是些甜食巧克力,「唔……我不喜歡吃這種的,」我抓起一條三角形包裝,看起來是高檔貨的玩意塞還給孫力揚,「這個我也不喜歡,噁,有花生耶。」我又把幾條一樣是外國貨的巧克力塞到他的另一隻手上。袋子裡只剩下一包八元的台貨──巧克力碎片。

  孫力揚皺了皺眉頭,「這些甜度比較高說……」

  「不要。」我毫不客氣地嫌惡。

  「好吧,」他似乎拿我沒辦法,「那妳拿去給你們班上的人吃吧,我不吃甜的。」說完他把那些被我挑出來的東西全部放回袋子裡。

  「不吃你還買這麼多,你有毛病啊?」我一手捧著肚子,一手晃著袋子,實在不太了解他腦袋在想什麼。

  孫力揚沒說話,只是聳聳肩,「對了,下午躲避球是我們班跟你們班打,妳……應該不會來吧?」

  「如果不痛我就下去玩。」

  他老兄好像想說什麼,頓了一會還是沒說出來,「喔,那妳小心一點,我準備巡邏了。」

  我喔了一聲,轉身走進教室。邊走邊把孫力揚的好心分發給班上的女同學。沒注意到孫力揚一直等到我走回座位才離開。

  「哇,他又送巧克力來喔,」林阿桃抱著那條看起來很貴的三角形巧克力,一片一片撥著吃,明明在吃東西了,嘴巴還不安分地繼續說話:「愷君,他幹嘛對妳那麼好啊?」

  我回到座位解決剩下的便當,「妳想知道幹嘛不去問他?」

  「搞不好他想追妳喔。」阿桃湊過來,「他幾乎每個月都會送妳巧克力耶,一定有問題啦!」

  「好,那我去跟他說,叫他不要再給我巧克力了,這樣以後妳也沒得吃,妳說好不好?」

  阿桃差點被噎到,「算了算了,當我沒說。」她捧著孫力揚的巧克力,衡量之下決定吃比八卦重要,不再多說。

  午休的鐘聲敲了幾下,我擺出凶惡的臉,趕著班上一群調皮的死男同學回到座位乖乖睡覺,又把教室裡裡外外看了一次,確定沒有人偷溜掉以後,回到座位準備睡覺。

  然後走廊傳來糾察隊的聲音,我回頭,看見孫力揚跟其他幾個糾察員在走廊巡視著,經過我們教室的時候,他明顯往我位子的地方看過來,我也剛好睜著眼睛看著他。他大概沒想到我還是醒著,楞了一下,然後臉色怪異地趕忙轉頭,加快步伐走到下一班,我還可以聽見他後頭的同伴叫著:「孫力揚,你走那麼快做什麼?一班分數還沒打啦。」

  奇怪的人。我在心裡嘀咕。

  還有啊,今天明明是陰天,他怎麼會熱到臉紅啊?

  真的是有夠怪異,對不對?

  午休後的生活與倫理大家上得心不在焉,尤其是後面那群男生,已經摩拳擦掌地開始討論跟四班的對決。雖然說學校沒有正式的躲避球比賽,不過我們班的將士們還是很小心眼記下跟各個班級的戰績。經過他們精準的計算,發現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我們,只有一個班級到現在還沒死在我們手下。

  不用想也知道是哪一班,就是一年四班,孫力揚那班嘛。

  喔,其實打不過他們也無所謂啦,人家他們那班可是體育班的耶!能賞臉跟我們這種平民百姓玩球,還不是打球喔,是玩球,就要謝天謝地了。

  不過我們英明威武的沈文耀可一點都不這樣覺得。他大概覺得臭頭癩痢也能當皇帝吧。因此只見他一臉此仇不報非君子,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的表情,也不老師在講台上吹鬍子瞪眼睛,跟他手下愛將們大剌剌地談論戰略。

  不是我要說,躲避球哪來的戰略啊?這群男生的白爛熱血如果能放一點在功課上,班導一定會少幾條皺紋。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鈴聲剛響,我這班長都還沒喊起立,男生們已經自動自發起立敬禮然後自己解散自己,老師一邊嘮叨著班長領導無方,一面嘆氣離開教室。

  「張愷君,妳今天當內場。」沈文耀拉著我,惡聲惡氣的。

  「我今天不想玩啦。」我一臉無辜,「我頂多在外場當啦啦隊,我不太舒服啦。」

  「不行啦!」沈文耀放低聲音,努力想露出小狗的樣子,可惜沒有孫力揚成功。先生不用刻意,就很像小狗了。「妳超會閃的,今天蘇英雅沒來,妳再不上我們準會被四班剃光頭啦。」

  「哎唷,輸一場是會怎樣啦?人家可是體育……」

  「就是會怎樣!」

「體育班又怎樣?」

「體育班了不起啊!」

這下不只沈文耀了,其他的男生也都同仇敵愾,頓時人聲鼎沸,真是熱血的少年郎。

  我摸了鼻子,打算不跟這些牛溝通,也許是孫力揚的巧克力發揮了作用,又或者是乖小孩的我有按時吃止痛藥,我還是下海奮戰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洛心 fallingheart

falling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